「明白!」

江小魚等人一臉嚴肅,齊聲回應。

陳凌手一揮道:「行動。」

「是。」

江小魚等人齊齊轉身離開,沒有半點拖泥帶水的樣子。

陳凌看着江小魚他們離開后,轉身對身後的林笑道:「繼續訓練。」

畢竟來了幽靈,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訓練,他們都知道這裏的規定,而且都是好強的人。

「是。」

眾人馬上離開,林笑走近陳凌,問道:「頭兒,真不需要佈置一下戰術什麼嗎?是不是最少要確定讓誰當隊長,誰指揮啥的?」

陳凌輕輕搖頭,道:「這次不同,戰場形式瞬息萬變,計劃趕不上變化,佈置戰術也沒用,至於確定誰來指揮,江小魚那個小子,人機靈想法多,狗頭軍師大半就是他,這次就讓他們自行安排。」

「剛好,也可以藉著這次機會先看看他們的實力,以後再確定隊長以及其他位置的人選。」

林笑聞言默默點頭,也沒說什麼。

本來看到教官用最弱的隊伍去對抗,他就有點擔心,想着如果給江小魚那些人一些指導也會有勝算,結果教官是想藉機試探那些人的實力,想想也覺得有道理,就不再發表什麼。

畢竟從歷史事實來看,這個頭兒的建議,你可以反對,但最好別少反對,因為時間總是證明人家是對的。

可以說,他跟着教官這麼久以來,總結出來的經驗,不過整個地獄火的人,也不只是他有這樣的感覺,而所有人都覺得是這樣,所以很少人會質疑教官都命令。

這就是地獄火的原則,無論隊伍如果擴張,但大家都認定教官一個人發話。演習命令下達后,除了被分配了任務的江小魚那支小隊伍外需要準備外,其他人都絲毫不受影響,堅持正常訓練。

三天後,緊急作戰命令突然下達到地獄火基地,一年一度的大演習,瞬間拉開了序幕。

不過這次演習與以往有些不同,因為龍牙訓練的火玫瑰可是全軍第一支女子特戰突擊隊,本來就備受矚目,再加上她們這次對於對抗地獄火,馬上就焦急了這次演習的目光,所有人都想想看看這兩支隊伍的精彩。

畢竟地獄火是軍部直屬的作戰單位,訓練的又是跨軍種特種突擊隊,大家對於他們的興趣,並不亞於火玫瑰。

所以除了軍部在關注這次演習外,因為地獄火太過於神秘,眾人更是關注,都想看看他們的戰術如何。

地獄火能成為軍部直屬的部隊,絕對不是一般的菜,誰不敢輕視他們,同時也對他們很感興趣,畢竟平時里聽了太多他們的奇迹戰績,但很少演習,並沒有真正見到他們的實力。

對於厲害的部隊,誰不想親眼目睹他們的精彩?

而這場演習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這關於地獄火演習的消息剛放出去,各個軍區都要炸鍋了,紛紛像之前農村人集體看電影一樣的心情,算好時間,早早搬好凳子佔位等著。

在眾人的期待下,演習正在開始了,此刻西南戰區,作戰指揮中心,早就聚集了一群人,大家都是一臉激動,早就期待不已。

噔噔……

突然一陣腳步聲響起,龍戰一行人聽到腳步聲,一抬頭就看到了迎面走來的陳凌以及他身後的林笑等教官。

一看到陳凌,龍戰馬上迎接上去,敬禮。

「頭兒,好久不見了……」

卧槽……少將了?

龍戰的話還沒說完,眼神就被陳凌軍銜給吸引住,心頭微微一顫,整個人都僵住了。

牛逼啊,教官竟然都少將了?什麼時候都事?

龍戰猛吞口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眼所見,眼神都沒有離開過陳凌的肩膀位置。

其實他也知道頭兒要成為將級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快到這樣的境界,幾個月前他才帶人來火玫瑰基地,那時還是大校,還讓有眼無珠的譚琳鬧出了一番笑話,並帶走了何璐,這次一見都已經成為將級了,這樣的晉陞速度,炎國再無第二人了吧。

更何況還如此年輕,20出頭,這樣的少年少將,看起來有點嚇人啊。

哎,看來老子在火玫瑰呆太久,信息太落後了,竟然連教官成為將級的事都不知道,錯過太多了。

這次絕對不能錯過回地獄火的機會啊,不然都不知道被人給甩多遠了。

瞬間,龍戰認不得將希望回到這次的演習上面,畢竟他知道只有回到地獄火才有更多機會出任務,才有建功的機會。

想想前不久教官都還是大校,才過去沒多久就上了少將,這樣的晉陞機會,絕對是用戰績換出來的,而且不會是一般戰績,當然也只有在地獄火還有機會立這麼大的功。

看到教官的軍銜,龍戰又是感嘆,又是渴望,地獄火一直是他最渴望去的地方啊。

作為一個軍人,誰都想有機會上戰場,龍戰當然也不例外。

7017k 譚雅和陳瀟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情形。

陳瀟見狀,連忙跑到沈初的身旁:「小五,怎麼回事?」

沈初笑了一下:「沒什麼,宋小姐覺得有點熱,所以就下去泳池涼快一下。」

說話間,掉進泳池裡面的宋知夏也游到岸邊了,沈初見狀,抬腿直接就踩到了她扒著岸邊的手。

宋知夏吃痛,尖叫了一聲:「啊!沈初!」

「宋小姐不是熱嗎?多涼快一會兒啊。」

沈初站在岸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宋知夏今天穿的禮裙裙擺十分的寬敞,下了水之後浸了水,整條裙子都是水,又重又累贅,她也不好爬上岸。

再加上,剛才沈初踩她的那一下,疼得幾乎都衝到天靈蓋上了。

她相信,她要是上去再扒著岸邊上去的話,沈初還能給她再踩一下。

宋知夏看了看,泳池的入水口在前面五六米遠的位置。

這邊的人不多,宋知夏不想引來太多的人看自己出醜,只想趕緊上岸離開。

所以她也不跟沈初吵了,游向入水口,想扶著扶梯上去。

然而沈初猜到她的想法,她游一點她就走一點,宋知夏剛到那扶梯前,沈初也站在那兒了。

宋知夏仰頭看著沈初:「你再敢動我試試!」

沈初笑著看著她:「我也是為了你好,宋小姐,畢竟你熱啊。」

她說著,偏頭跟陳瀟說:「你去讓人提幾桶冰來,宋小姐說熱,怎麼能熱著宋小姐呢?」

陳瀟很久沒見沈初這麼教訓人了,她一聽沈初這話,人都興奮起來,「行,等著,我馬上就讓人提冰來!」

這夏天的晚宴,不少人喝酒喜歡加冰塊,飲料也有冰塊,廚房那邊自然是備了不少的冰塊的。

陳瀟輕易就讓人用推車運了好幾塊大冰過來,這個陣仗,引得不少人都好奇,跟著陳瀟出了花園看。

沈初折了一根樹枝拿在手上,宋知夏只要靠岸,她就抽過去。

宋知夏被沈初抽打得鬼哭狼嚎的,引了不少人過來。

傅言趕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沈初拿著一根不知道從哪裡折下來的樹枝,正往宋知夏的手上打過去。

他挑了挑眉,走到沈初身旁,下意識拉起她的手:「沒被刺著?」

沈初猝不及防,臉燙了燙,想抽回手,卻發現謝清然也出來了。

她只好搖了搖頭:「沒。」

許越北和薄暮年周子樂幾人也出來了,看到泡在水裡面的宋知夏,許越北下意識看向沈初:「沈小姐,發生了什麼事?」

沈初笑著:「沒什麼,宋小姐剛才說太熱了,想拉我一起下去游泳,我不會游泳,我就沒下去了。」

她說著,頓了一下:「既然宋小姐覺得熱,許總,這就是你們招呼不周了。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讓陳瀟去拿冰塊來了,今天晚上,必定要讓宋小姐涼快起來的。」

話剛說完,陳瀟就領著人推著冰塊來了。

那推車「咕嚕咕嚕」的聲音,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周子樂嘖了一聲,暗暗慶幸自己沒把沈初惹狠了。

這可是個狠角色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兩人不敢置信的看着霜寶,完全難以相信,這是一個幾歲孩子能做出來的?這些金銀珠寶,大宅院,可價值幾萬兩銀子,完全夠霜寶吃喝幾輩子的!

誰知,她都還沒捂熱,就全部送出去了!

如此慷慨大義,這天下有幾人能做到?

縣令激動后,忍不住拉着霜寶的手提醒道:「小霜寶,難民的事,朝廷以後會管的,這些是皇上賞賜給你的,你要做好事,也不用全捐了。」

好歹給自己留一些啊。

霜寶聽了,無動於衷道:「沒事,我家裏有吃有喝,不缺錢的,這些難民太可憐了,我餓一天肚子都受不了,何況他們餓了那麼久,我想好了,全部換糧食給他們,乾爹,請你幫忙了。」

頓時,縣令眼眶紅了,摸著霜寶的腦袋,一個勁點頭:「好,好,我兒大義,義父不如啊。」

一邊的公公徹底嘆服。

剛看到霜寶的第一眼,他還覺得這小娃踩了狗屎運,竟然能得皇上賞賜,現在看來,這娃娃不一般啊,這胸懷,當真令天下黎民官吏,羞愧無地。

她當的起皇上的青眼!

公公被霜寶的德行震撼了,因此,宣完旨后倒沒有急着走了,他忽然決定,想在這裏逗留住上幾天,看看這裏的風土人情,順便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家,能教出如此聰慧大義的小姑娘。

縣令得知后,趕緊讓下人準備安排房舍。

但是,公公卻有自己的想法:「縣令莫要和雜家客氣,雜家倒想去霜寶姑娘家小住。」

縣令聽的一愣:「這不妥吧?」

公公面色堅定,笑看着霜寶道:「有何不妥?只是要叨擾霜寶姑娘了,小霜寶不介意吧?」

見公公執意,縣令有些驚訝,隨即他就反應過來,趕緊沖霜寶使眼色讓她答應。

他看出來了,公公這是被霜寶所為驚艷了,所以想多了解了解她,別看他是太監,地位可比他區區縣令高的多,能得公公賞識,無比難得的。

霜寶雖然不明白乾爹的想法,但有客從遠方來,不亦說乎,她自然不會反對,更何況她看這公公蠻隨和的,不像壞人。

蕊瑾 便點頭笑道:「不會不會,只是霜寶家裏條件不怎麼好,公公不嫌棄就好。」

「霜寶住得,本公公也住得。」公公笑道。

於是,霜寶便帶着公公走了。

縣令目送霜寶,感慨萬分:霜寶真是福星!

回家的一路上。

霜寶和公公聊的不錯,霜寶發現公公脾氣真好,一點都不凶,她覺得喊公公有點不適應,便笑道:「公公,我能喊你叔叔嘛?」

公公一聽,頓時樂了:「行啊,小霜寶,你喊什麼都行。」

這小傢伙太討喜,太聰明伶俐了,見了朝廷的人,一點不怵,難得難得,公公沒來由的就很喜歡她。

「叔叔,我聽說京城裏有許多好玩的,好吃的,有趣的很,您能給我說說嘛?」霜寶笑問。

「哎,小霜寶沒去過京城?」

「沒呢!」

「那雜家就給你說說,要說京城呀,那是咱們全國最熱鬧的地方,京城裏有西湖,運河,大家過節就在河裏賽龍舟,看燈會……吃的東西就太多了……」公公難得遇見這麼有趣的女娃,一顆心都化了,不厭其煩的給她說京城裏的趣事。

能說的,全都給她細細說了。

天吶!

原來京城這麼熱鬧有趣!

霜寶聽的入迷,對京城更好奇了。

不由道:「等我長大,一定要去瞧瞧。」

公公笑的眉眼彎彎,呵呵道:「好嘞,等小霜寶去了,雜家請你吃好吃的。」

「叔叔,一言為定喔!」

「一言為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