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圖公會敢招惹五大天王中的四個,就是不敢主動招惹她。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另外兩個呢?」花錦明四處張望到。

冷泉道:「還沒來呢。老魚的任務還沒結束,不過他說馬上了。斗轉城荒在和皇圖的人周旋,上次他被皇圖的人殺了,他要殺回去,還說什麼百倍奉還。」

玉手琵琶聽完又笑了。「小孩子就這樣,記仇。」

既然如此,花錦明便大大方方地找了塊大石頭坐下,聽玉手琵琶講解任務。

老魚吹浪那邊也在忙活,就是不知道是忙活他自己的,還是忙活他們會長斜月星火的。自打他加入星辰俱樂部后,與另外幾位天王相處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

以前,五大天王有什麼活動,都是老魚吹浪在組織。現在變成了冷泉來組織。

此次幫玉手琵琶轉職,就是冷泉在忙前忙后。

沒辦法,玉手琵琶是五大天王中唯一的女性,必須寵,使勁寵。其他四個可沒這樣的待遇,敢要幫忙轉職?他們明天就敢納新,把這屁天王換了。

終於,在花錦明認真分析任務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全服通告再次響起。

【系統(全服通告)】:玩家老魚吹浪精益求精,領悟大道,成功完成轉職任務,進階為高階劍士,成為伺服器第十九個轉職玩家。獎勵傳說技能書×1,銀幣×410。

也在那不久后,老魚吹浪便騎著戰馬,火急火燎地出現了。

馬剛勒住,便一個勁地數落自己遲了到。

花錦明大聲嘲笑到:「行啊,大叔。沒想到你轉職還在斜月星火前面,看來在星辰混得不錯啊。我都懷疑你坐的不是第四把交椅,倒有點像第一把交椅。」

老魚吹浪下了馬,便斜了花錦明一眼。「也就是有些人不肯來,要是肯來,第一把交椅妥妥的。是吧?小玉。」

玉手琵琶捂著嘴,「咯咯咯」的,扒著冷泉,笑彎了腰。

「你們兩個,這麼多年還真是一點都沒變。果然冷泉說得對,同行是冤家。」玉手琵琶笑到。

最後一個趕來的,是東天王「斗轉城荒」。

屁股後面還跟著大批皇圖公會的人,因為成員多是惡魔族,所以很有辨識度。領頭的正是當初在大頭鎮被花錦明秒殺的烈焰法師,霸心如火。

花錦明、冷泉等四人,看到斗轉城荒和後面皇圖公會的人,都紛紛愣了愣,下一秒,又都露出了陰險的一笑。

斗轉城荒知道自己又被跟蹤了,扭頭,對著皇圖的人怒罵到:「還來?煩不煩!」

霸心如火站出來,回應到:「斗轉城荒,你別囂張。別以為你是什麼東天王我就怕你,老子告訴你,沒用!你殺了我們這麼多弟兄,今天必須給個交代。」

斗轉城荒啪一箭,當場射翻了對面一人,大聲道:「跟我打,好,那我勸你把屎拉乾淨一點。因為我不想把你屎都打出來。」

在場的其餘四位天王聽到他的話,都不禁搖頭,並默契地笑了。

老魚吹浪小心的點著頭,說:「嗯,老樣子,都還是老樣子。」

下一秒,冷泉便一個超遠距離的騎士衝鋒,殺進了皇圖公會的人堆里,花錦明和老魚吹浪亦緊隨其後。

。 掌柜還挺奇怪,今天這伍二也太勤快了吧,怎麼招呼起客人來了?

他扭頭一看,臉色瞬間僵住:「這位公子,又來住店啊!」

掌柜心中一晾,完了完了!

這個伍二,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跑出來招呼客人了!如今肯定被人發現他們這店是黑店了!

掌柜的無聲朝夥計使眼色,事到如今,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抓住這二人,正好填補缺漏!

四喜也就是圓臉夥計悶笑着過去關門,就算掌柜不指示,他也是要去關門的。

和他一起去的就是之前被抓的另一個夥計福堂。

其他人面面相覷,這是什麼情況,這不完蛋了嗎!

被發現了啊!

他們這麼多人,能打過的是吧!

幾人不確定的想着。

掌柜又是一個眼神,除了伍二和四喜、福堂,其餘加上掌柜一共四人,都抄起手邊的長凳,準備來個魚死網破!

范成祥見此也不說話,被伍二引到一張八仙桌上坐好。

伍二殷勤的為二人倒好茶,這才去管這幾個拿板凳的人。

「幹什麼,幹什麼,都給我放下,成何體統,別怠慢了今晚的貴客!」

掌柜的恨鐵不成鋼的喊道:「伍二,快動手,這二人發現我們的底細了!」

伍二不在意的揮揮手:「我知道,我知道,無所謂了。」

掌柜氣個半死,大吼道:「你個憨貨!這兩個人半月前來過我們店,伍大和你身上的傷就是他們打的!本來讓我把你們兄弟送官府去,我還是等他們走遠才敢把你們接回來!你是不是傻,人家現在見到你了,肯定就知道你是和我們一夥兒的!」

伍二臉色大變,看着范成祥問道:「這是真的?」

范成祥淡定的點頭。

伍二嘴角抽了抽,他就說!那天見到這兩個人總覺得熟悉,一時之間竟沒想起來!原來是他們啊!

掌柜和另外三個不明真相的夥計以為伍二要動手了,誰知他呵呵一笑,彎著腰就開始拍馬屁:「我說那天那姑娘身手怎麼這麼利索,打得我們兄弟還手之力都沒有!沒想到原來是仙子您啊!還要多謝仙子的不殺之恩。」

四人大跌眼鏡,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伍二朝四人揮手:「你們都過來拜見仙師,他們可是過來為我們解難的!只要過了今夜!那郁伯賢就跳不起來了!」

「啊?」四人皆很吃驚,什麼意思這事?

「啰嗦什麼,把凳子放下,趕緊過來!」伍二又催促道。

掌柜見他不像是開玩笑,只得放下凳子,上前硬著頭皮拱手道:「公子,今兒怎麼有空來了。」

伍二一個巴掌呼他背上,「叫仙師!都跟你說了,仙師是來收拾郁伯賢的,還問個屁啊!」

掌柜的怒視他,伍二朝他哼了一聲,又堆滿笑問范成祥:「仙師,什麼時候出發?」

「儘快吧,不是說還差六個人嗎,他們四個,加上我們,正好六個。去準備馬車和麻袋,手腳快些。」范成祥隨手一指,正好就是剛剛拿板凳準備和他拚命的四個人。

掌柜瞪大眼,連忙拒絕:「不不,公子,我,我不能去!」

掌柜不傻,稍微想一下就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他怎麼可能會願意去!做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無非就是想保命,他怎麼可能自己去送死!

還沒等范成祥發話,伍二就跳了出來,手裏捏着迷藥包,不虞的看着他:「你今天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這次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若失敗了,我們大家都等著送命吧!」

掌柜和另外三個夥計面色煞白,那迷藥只有伍家兩兄弟有,只要撒出來,他們想跑也跑不了!

掌柜顫抖不已,指著四喜和福堂,「讓他們替我去,我不行!我還得留下來看客棧,我是這兒的掌柜,我不能去!」

被指的兩個夥計面色難看,都到這關頭了,掌柜也不動腦子想想!

誰去還不都是一樣,只要過了今天,事情總歸是要有個結果的!

若這二位贏了,那自是不必說,以後他們就都能過平靜的日子!

若是郁伯賢贏了,掌柜認為郁伯賢能放過客棧嗎?這二位是被客棧的馬車送去的,郁伯賢又不傻!相反他還特別精明。

不止精明,還惡毒!

寧願錯殺整個客棧的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可能是曾經背叛他的人!

四喜定定的看了掌柜一眼,孤注一擲的站出來:「仙師,我去就我去!我不怕!而且我相信仙師,今日肯定能除了那個禍害!」

他也不知是相信了范成祥還是相信自己的嘴,從他緊捏的拳頭可以看出,其實四喜的心裏並不是那麼平靜。

掌柜鬆了一口氣,彎著腰大口喘息,只要不是自己,誰去都行!

范成祥沒想到這夥計居然如此有膽氣,擺擺手道:「你還有別的事干,用不着你,就他吧!」

范成祥指的依舊是掌柜,誰讓他膽子小,還把自己當傻子!

范成祥明顯還記恨著這掌柜騙他的事,今日就非得給他一個教訓才行!

掌柜剛松下去的一口氣又提了起來,「仙師,我不……」

一個打開的紙包丟在他臉上,他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咚~」

伍二拍拍手,不耐煩的說道:「啰里八嗦的,等你同意,天都亮了。」

他又目光不善的看着另外三個,「你們是自己上車還是我把你們迷暈再上?」

三個夥計嚇得不敢動,其中一個害怕的問道:「伍二哥,這,這兩個有區別嗎?」

「當然有,自己上我們就省得抬,你們也能自己找個位置坐好,到地方再進麻袋就行。迷暈了我就會像對其他人一樣!你們自己考慮!」

這有什麼好考慮的!他們對那些被綁的人可從沒留手,像堆貨物一樣整齊擺放,下面那個人最慘,送去時都已經被壓得進氣多,出氣少了。

那夥計苦着臉,「我,我自己上。」

其他兩人也只能同意。

「那就快去準備吧,伍二今夜留下來,看着客棧的其他人,別讓他們出去。還有你們兩個,今天趕馬車,隨我一起去。」 「陳導舉辦的活動,誰敢駁陳導面子?」凌星說。

「有,」夏青晚一仰下巴,「諾,他敢。」

寡度 凌星順着夏青晚目光望去。

夏青晚指的他自然就是袁毅,袁神。

凌星不知道袁毅什麼時候到的,只看他和韓俊在跟某位商人聊著天。

「陳導給他發了三次邀請函,都被拒絕了,」夏青晚繼續說,「今早還是老韓去他家把他綁來的。」

「綁來的?」凌星狐疑問,「你怎麼知道?」

「老韓告訴我的唄,陳導昨晚給他打電話,說是只要他能把人帶來,就給禾梭新人一個試男二戲的機會。」

「公司簽新人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你不知道很正常,公司有幾件事你關心?」夏青晚平靜說。

也是,她向來不關心公司簽了什麼人,走了什麼人,在她看來這些都與她無關,平時公司的會議她都懶得去,說白了,她就是沒有同門精神。

「老韓這是打算親自捧新人?」

「誰知道呢,不過他的確挺看好這新人,還親自去美國把人簽來。」夏青晚說。

凌星呵呵一笑。

禾梭董事長要親自上陣捧新人,這簡直又意外又稀奇,凌星不由好奇這個新人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值得董事長這麼看中。

片刻,凌星留意了下四周,發現陳導不在廳內,包括安子琳也不見了。

「茶葉帶來了嗎?」凌星問。

「帶啦。」

凌星經過確認后,借去洗手間為由,獨自離開。

凌星知道這個時候安子琳不在,肯定是已經去找陳導了。

凌星神情自然地走上二樓,凌星不知道安子琳和陳導此時在哪個房間,只能跟只無頭蒼蠅似的挨個找。

她環繞四周,確定二樓沒其他人後,腳步放緩,輕手輕腳地在每間房外簾窺壁聽。

凌星都覺得自己現在就像個小人。

好在這是陳導家,不是酒店,就兩三間房找起來不費力。

很快,凌星就在其中一件房門外聽到安子琳的聲音:「陳導,這次能有機會跟您合作,我真的很期待。」

「謝謝。」陳導說。

凌星伸長脖子湊上前,從兩人對話中判斷,房內只有陳導和安子琳兩人。

「也不知道我跟凌星誰能有幸得到您的賞識,出演您劇中肖嫣角色。」安子琳在陳導側面坐下,展顏微笑。

「這個我自有打算。」陳導語氣帶有幾分冷意。

「聽陳導您的意思是已經有心儀人選了?」

「在選演員這方面自有我的考量,我也不是第一次在這圈子混了,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陳導這人看不慣別人在他面前旁敲側擊,拐彎抹角,他心裏清楚安子琳這次來找他到底是為了什麼事,他壓根沒打算要跟安子琳在這兒彎彎繞繞。

「陳導您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覺得陳導您對作品對演員要求一直以來都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是一位對作品質量要求非常高的導演,不過…..」安子琳表現出一副難以啟齒地表情。

安子琳這女人馬匹拍得讓凌星不得不服,凌星在門外簡直是聽的全身雞皮疙瘩,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她抬手敲門。

安子琳被突來的敲門聲打斷,不得不把接下來要黑凌星的話暫時咽下。

「你來的正好,」陳導翹著二郎腿閒情逸緻的坐着,「安子琳正好跟我提到你,一塊聽聽。」

「是嗎?」凌星看向安子琳勾唇問,「提我什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