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大佐嘴裏的說法之後,門口的哨兵立刻就緊張了起來,跑去裏面彙報了起來。

哨兵才是進去彙報的一小會時間,岩永汪這麼一個師團長,鬼子的中將就是急匆匆的帶着一群人從其中跑出來。

熱情地迎向了那一個在門口位置上,等著求見的那一個大佐。

這樣的一個架勢,並非是岩永汪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身份,一點都不在意兩人之間的地位差異來迎接對方。

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來人居然是關東軍方面派過來的。

話說!關東軍可是鬼子陸軍之中,最精銳、地位最高的一批部隊。

哪怕在最近這麼一兩年的時間裏,大量的精銳部隊被抽調去了其他戰場,只能補充進去了一些二線部隊。

但是歸根結底,關東軍還是在島國擁有者極高的地位。

所以在忽然之間,有人拿着關東軍司令官的親筆信找上門來,當然值得岩永汪他來上了這麼一個待遇。

就這樣,關東軍的大佐被請進了岩永汪的辦公室。

雙方落座了之後,岩永汪嘴裏就問到:

「白石桑,信上也只是說了你過來有特殊任務,需要我們盡量地提供一點幫助,不知道第116師團,可以為你們做點什麼?」

「是這樣的,我們從情報部門得到了這樣一個消息,有這麼一個人物在衡陽地區出現了;大概在4年多前的春節,此人在奉天城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不瞞你說,這是我們關東軍巨大的恥辱,必須用血才能洗清的那麼一種。

在最近這麼一些年的時間中,我們一直在對他們進行追查,直到現在才是得到了他們的消息;所以,清岩永閣下一定幫忙一下。

這一次,我們帶來了第七師團最精銳的兩個中隊。

就是希望能夠親手,將這些帶給我們屈辱的人殺死,將他的人頭帶回去吊在了奉天城的城頭;讓所有的叛亂分子看看,這就是挑戰我們關東軍的下場。」

有關於關東軍,這麼一個號稱著『皇軍之花』的精銳,在40年春節的時候出了一個大洋相的事情,岩永汪當然是有所耳聞。

但是更多的一些詳細情況,就是有點不得而知了。

所以,在聽到了白石大佐的這麼一個說法之後,立刻就是來了很大的一個興緻,嘴裏忍不住就是問了出來:

「白石桑,我們同屬帝國陸軍一脈,當然會全力協助你們的行動,只是不知道目標具體是什麼人,不知道我認識嗎?」

在這樣的一個問題之下,白石大佐鄭重地從隨身的一個牛皮小包中,掏出了一張手繪的頭像交給了岩永汪。

一看之下,岩永汪發現自己還真認識這一個讓關東軍上下,很是有點恨之入骨的人物。

理由很簡單:這樣的一張畫像,最初還是他們第116師團,根據那些衡陽城守軍俘虜的描述,所畫出來的了。

上面的那一個有些上校軍銜,臉上永遠掛着笑嘻嘻表情人物。

正是被他們無數驚嘆,親切稱呼為的胡桑的胡彪。

「原來4年之前奉天城的那一次時間,居然也是胡桑的手筆,果然不愧是被橫山勇閣下,稱之為『帝國飛天虎』的人物。」

看着那一張手繪的圖像,在岩永汪的嘴裏忍不住這麼的驚嘆了起來。

至於為毛要幫胡彪取了『帝國飛天虎』,這麼一個中二氣息滿滿的綽號,這玩意僅僅屬於鬼子的特性。

在幾十年之後,他們還給打乒乓球的馬龍取了一個『帝國破壞龍』的綽號了。

其他張繼科的人,同樣也是有着各種的外號。

最終,也是因為認出了胡桑,岩永汪考慮到了根據他們的推斷,胡彪一直在衡山留戀不去,應該在打着要營救方將軍的主意。

為此,他沒有選擇派出嚮導和兵力,讓他們協同白石大佐等人主動去衡山清繳作戰。

反而是勸說了起來,讓白石大佐和那兩個中隊的精銳關東軍,在關押了方將軍的那一處教堂附近,秘密地駐紮了下來。

就算他們並不知道,胡彪他們因為什麼時候才動手,從而布下一個天羅地網。

但是只要胡彪他們出現,在他們的如今佈置之下,還有大量的汽車這些交通工具,一定能讓胡彪有來無回……

11月1日,一共由10人組成,來自於雙慶的一個行動小隊,來到了衡陽附近。

並且成功的與金遠詢,這麼一個軍*統湘省站的負責人接上了頭。

這些人來的目的,在聯絡電文中說的的是,長官部因為考慮到營救方將軍的事情,非常的重要和關鍵。

所以特意的派出了一支精銳行動小隊,前來這邊幫忙一起行動。

對此,金遠詢表示了熱烈的歡迎,以及對長官部一些大人物們的感謝。

只是在將這一個小隊安置下來之後,黃榮傑很是有些擔心的問了起來:「金站長,這些人會不會給我們的行動造成麻煩。」

沉吟了一會後,金遠詢不以為意的說到:

「我當然知道這些人的主要來意,根本不是為了救出方將軍,而是那位胡將軍。

不過那些大人物們都是聰明人,知道一切都是救方將軍才是委座最關心的事情;他們就是有什麼行動,那也是人救出之後的事情了。

到了那麼一個時候,姓胡的死不死關我們什麼事。」

聞言后,黃榮傑瞭然的點了點頭,見過太多這種事情的他,一點都不為眼前上司的說法認為又什麼不對勁。

同一時間裏,在衡陽附近的衡南地區。

在該區域活動的抗敵自衛團中,其中的第七大隊的唐隊長,接到了一份來自於上級的任務。

看完了任務要求之後,這位在大革命時期就加入了我黨的老同志,陷入了一個沉思中。

但是最終,還是從手下180餘人的隊伍中,精選了20幾個精幹的隊員,攜帶着最好的武器開始為之後的行動準備了起來。

。 看到如此山脈,天靈族的人直接止不住的興奮起來。

「此地!此地一定有剩下的黑龍捲宗!」象湖止不住內心的激動。

-老鬼他們互相一看,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那黑色山脈前進。

等到了那黑色山脈已經是傍晚。

到了這黑色山脈面前,眾人才知道那恐怖的壓迫感。

他們只看到這無比巨大的黑色山脈被無數根鐵鏈纏繞著,彷彿是將這巨大的傢伙囚禁在這裡一樣。

順著山頂,眾多天靈族族人直接施展本體。

十幾隻巨大的妖獸衝天而起。

這些天靈族的人最低可都是四魂聚靈級別的強者,哪怕不會飛,所變化的妖獸也是鳥類妖獸,對於天靈族來說,這可是一項巨大的優勢。

來到這山脈山頂之後,上面的景象幾乎讓他們住不住的膜拜。

在這山頂之上有一個巨大的白色骸骨。

骸骨盤旋,看長度至少百米。

其中,骸骨面前有一個巨大的祭壇,每一個角落都放置著不知名的妖獸頭骨。

祭壇呈八角形,最中心有一個一人高的黑色玉台。

眾人看去,只看到在那黑色玉台之上竟然放置著一個黑色玉質捲軸。

那外表不正和老鬼手中的黑龍捲宗一樣嗎?

此時老鬼的黑龍捲宗也是光芒大盛。

顯然兩個黑龍捲宗遇到了一起他們好像受到了感應一樣。

老鬼忍受不住的朝著前方走去,看著那黑龍捲宗直接一下將黑龍捲宗拿在了手中。

噌——

一股黑色的靈壓從祭壇上衝天而起。

只看到這無比強橫的靈壓在空中竟然形成了一條無比巨大的黑色巨龍!

在太古時期,三大獸種族佔據了整個靈獸,妖獸,魔獸的天下。

龍,鳳,麒麟那時候可是除了原始神之外最鼎盛的三大種族。

可以說,這三大種族稱之為獸族的原始神也一點都不為過。

對於天靈族這種半人半獸的種族根本抗衡不了這極其恐怖的黑龍威壓。

幾乎在方寸山的所有人看到如此恐怖的黑龍虛影之後也是臉色大驚。

整個山上的所有妖獸也開始變得無比驚恐。

但是這黑龍虛影持續了並沒有多長,不到一分鐘后便悄然的消失。

只是老鬼不敢置信的依舊看著天上。

「哈哈哈,怪不得,怪不得!原來黑龍捲宗真的藏著黑龍的秘密!哈哈哈哈,如果我要修鍊了之後,那天靈族以後將會為我馬首是瞻!」老鬼不禁猖狂的大笑道。

其他天靈族的人一看臉色紛紛一變。

他們又不是傻子,這老鬼什麼意思他們心裡會不知道嗎?

「老鬼!你想幹什麼?你是不想活了!竟然敢想獨吞黑龍捲宗!你這是在找死!」

魁梧的象湖猛地上前一步。

老鬼臉色陰沉的看著象湖以及所有的天靈族人。

「你們這一群煞筆!難道就這麼想任人擺布嗎?!這黑龍捲宗無疑,絕對繼承了黑龍的力量!如果我們能夠掌握黑龍的力量,那麼我們將是最強的!我們可以佔據整個世界!我們為什麼要將這種無敵的力量來獻給其他人?這也是我們拼死拼活的得到的!」

老鬼緊緊握著手中的兩個黑色捲軸。

一聽這話,其他的天靈族猶豫了,老鬼說的沒錯。

剛才爆發的那黑龍虛影已經說明了一切,如果自己掌握了這種力量,為什麼還要聽從別人擺布?

所有人的眼中不禁火熱了起來,可是似乎象湖倒是清醒的狠。

「確實,能夠得到黑龍的力量是無敵的,但是別忘了天靈族是個什麼種族,尤其是我們的族長!」象湖沉聲說道。

但是老鬼卻不屑一笑。

「象湖,只要我們掌握了黑龍的力量,你認為族長還能是我們的對手嗎?醒醒吧!我們這些人完全可以重新開闢出一股新的力量!」老鬼對著象湖伸出手。

「尤其這裡的靈力那麼多,我們現在直接開始領悟這黑龍捲宗,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老鬼繼續引誘著象湖。

此時的象湖正在天人交戰。

實力他難道不想要嗎?自然不是。

他肯定無比的想要實力,可是對於天靈族的族長,他始終摻雜著別樣的情緒。

猶豫再三,相互還是朝著老鬼走了過去。

因為,他決定要賭一把。

薛維站在主殿門口。

現在只剩下了主殿還沒有進入過。

其他五個偏殿或多或少都得到了一些東西。

抖落旧日 譬如一把樸素的銀色長槍,這長槍之上雕刻滿了鱗片浮雕,通體樸素簡約,可是卻給人無窮的殺伐之氣。

這銀鱗長槍可同樣是低級神器,遠遠超出了薛維原本的那血色龍槍。

其次薛維便又收穫了一把長劍,這長劍仍然相當普通,如果單從外表來看幾乎沒有絲毫的特殊之處。

要不是因為這長劍是一把低級神器,恐怕薛維連看都不看。

不過最讓薛維感興趣的是,在最後一個偏殿,薛維找到了一本名為道心的竹簡。

這竹簡之上記錄的幾乎全部都是領悟大道的心得,看內容幾乎無比的枯燥繁瑣,可是薛維卻越看越來勁,因為上面記載的東西似乎都是目前薛維所欠缺的東西。

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收入進空間戒指之後,薛維終於走進了主殿之中。

剛剛推開主殿的木門,頓時,一股無比龐大的氣勢直接朝著薛維涌過來。

薛維臉色一變,幾乎抵擋都抵抗不住,直接被這股恐怖的力量壓制著跪在地上。

「喝…喝…」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壓力?」

撐著力氣朝著前方看去。

幾乎瞬間,薛維的瞳孔直接縮成了一個針眼。

在大殿的正上方有一個巨大的雕像!這雕像幾乎足足有將近三四米!

巨大的雕像完全和薛維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感,那雕像的氣勢簡直猶如神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