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有很多村莊都出現了缺水的情況。

有一些村民開始餓肚子,準備離開二郎鎮的人越來越多。 人餓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會發生一些暴亂的事情。 比如,土匪增多。 大街上,人人自危。 沒有餘糧的甚至出現了有餓死人的情況。 因為蘇月提前準備了很多的糧食,所以她家裡的情況比較好一點。 像是杜大海家裡的母子二人,因為死了男人,閨女又被流放了,她們的日子就不那麼好過了。 原本吃的滾圓的熊孩子現在餓的身體快速的消瘦了下去。 但是他熊孩子的本性,卻還是一直沒能改掉。 以前是個熊孩子,現在依舊是個熊孩子。 家裡沒有食物,他就對他娘又打又罵。 然而一個死了男人的寡婦,她又能怎麼辦呢?只能到處去借。 更何況她家裡的風評在整個二郎鎮都不怎麼好,就算是家裡沒有了糧食,周圍的鄰居也沒有人伸手幫她們一把。 甚至說,只要是杜氏和熊孩子去過的地方,他們都會自發地遠離這兩個人。 就害怕他們體內也有殺人的基因,萬一捅他們一刀怎麼辦。 但是蘇月一直都沒有想到杜氏借糧食都借到她家裡去了,甚至還不止借了一次。 等她知道的時候,已經是幾天以後。 這天,蘇月被王氏喊到家裡吃飯,沒有想到杜氏卻敲響了她家的大門。 蘇月開門看到杜氏的時候,差點被她嚇了一跳。 女人蓬頭垢面,看起來面黃肌瘦,似乎風一吹就會被颳走的樣子。 雖然不喜歡面前的女人,蘇月還是耐著性子問道:「有什麼事嗎?」 杜氏絞著衣袖,見到蘇月,臉上的神情有點局促不安道:「蘇姑娘,你娘在嗎?」 「在,你有什麼事?」蘇月堵在門口,並沒有去叫王氏的意思。 但是王氏聽到杜氏的話之後,卻跟著走了出來,見到杜氏,臉上沒有一絲意外:「你怎麼又來了?」 聽到王氏的話,杜氏臉上有點羞愧,卻依舊開口說道:「妹子,我家實在是沒有東西吃了,你能再借給我點糧食嗎?」 蘇月很快就捕捉到了杜氏話中的又字,聽她的意思,應該不止一次來她家裡借糧食了。 王氏聞言,也是滿臉為難的看了杜氏一眼:「這……」 原本,前幾天的時候,杜氏忽然到她家借糧食。 這個女人固然可恨,但是也很可憐。 所以王氏就借給了她一點糧食。 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吃完了之後,就又來她家裡借了。 帶這一次,已經是第四次找上她家了。 次數少的話,還算是好說。 但是接連著上她家接了幾次的糧食,饒是王氏的心裡都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年頭,誰家的糧食不是一家人的救命東西。 而她家雖然因為蘇月提前準備了很多的糧食,但早晚也有吃完的一天。 像是杜氏這樣每一次往她家裡借糧食,一次一點,吃完再借的話,那她家豈不等於變相養著她們娘倆了? 雖然王氏覺得內心不帶勁,但是一看到杜氏在她的面前可憐的模樣,就心軟了。 不過這一次,王氏一直站著沒動。 她知道大街上的災情已經非常的嚴重了,甚至到了很多人都吃不起飯的地步。 而她家裡,這幾日的時間,也開始刻意的減少每日吃的口糧了。 蘇月見到王氏的為難,再看到杜氏站在門口委屈的樣子,直接冷了臉: 「這位嬸子,你家沒有糧食了你不去想辦法找吃的,站我家門口乾什麼?」 她的話直接讓杜氏的身體僵了僵,臉上露出可憐的模樣。 知道蘇月不好招惹,她的視線直接繞開了蘇月,放到王氏的身上: 「妹子,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才會來找你借糧食的。」 她家的孩子現在每天吃不飽飯,哭著鬧著想要吃一些麵食。 但是現在到處都沒有糧食。 她是大人,可以吃一些野菜充饑,但是她家孩子,從來沒有吃過野菜,也咽不下去那種東西。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家孩子餓死。 「嬸子說笑了,現在到處都是吃不上飯的人,我看咱們鎮上很多吃不上飯的人都去二郎山挖野菜吃了,嬸子有手有腳的,難道想要吃白食?」 蘇月說話的時候,旁邊的一家子人剛好拿著籃子出門,準備上山挖野菜吃。 聽到蘇月的話之後,瞬間支起了耳朵。 然後就聽到杜氏說她兒子吃不慣野菜,讓王氏不要那麼狠心之類的話。 看著蘇月不為所動,杜氏滿臉絕望的說道:「難道你們真的這麼冷血,想要看著我兒子餓死嗎?」 […]

發完消息后,秦悅然就打開網址。

打算在天海秦家的附近,訂個房間,暫住下來。 秦悅然挑了很久。 她看了很多人的評論。 最後才挑選一家口碑比較好的酒店,正準備下單的時候。 計程車突然一個猛烈的急剎,緊接著,就是車子碰撞的聲音。 「砰……」 秦悅然的腦袋,重重撞在前排的座椅上,撞得她有些懵圈了。 秦悅然還沒有回過神來。 就聽到車外有人大聲吼道:「下車,快下車,否則砍死你。」 秦悅然定神一看,計程車司機趴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 也不知道他是昏迷過去,還是死了? 而在車外,幾個戴著頭套的傢伙,正不斷砸著車窗。 秦悅然還沒有來得及向李初晨求救,計程車的車窗玻璃就被砸破。 一隻手伸進來,把車門打開。 緊接著,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就架在秦悅然的脖子上。 「下車,快點。」 执笔画江山 對方催促道,「不想死,就乖乖跟我們走。」 「否則,老子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你這條小命可就玩完了。」 「明天就是大人您與死者之王約定的時間了罷。」 鎮魔者安德瑞,與大魔法師轉世於東水肩並肩站在南米瑞斯城牆上。 無聲地眺望遠方,似是想透過城外茂密森林,看見深藏在內處的死亡禁區。 以及正蓄勢待發、大舉進攻此城的棄魂者軍隊。 重新戴上黑袍與面具的魔術王,有些無奈地說:「余強調過很多次了,不要再叫余『大人』。你必須明白,余即使是大魔法師轉世之身,但絕對不是那位賜予你們鎮魔者的大魔法師。」 「即使您將自己身份與那位傳奇區分開,可老夫也能預料到,您在曾經、往後做到的成就,不會比那位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大人差。」 魔術王懶得去分辨對方話語的真假,算是默認接受了:「余是他的轉世,不過余依舊是自己。今後道路到底該怎麼走,余自有規劃,絕對不會活在前世的光輝下。」 「如此最好,希望大、魔術王您能取得讓自己問心無愧的成果。」 安德瑞的年齡是身邊大魔法師轉世兩倍還要多,但他並不會以長輩去自居。 說到底,至今為止大魔法師轉世到底有沒有覺醒前世記憶、或者是否看到曾經一些記憶殘片,都不是其他人能知道的。 若那位大人想要裝作失憶的模樣來考驗諸位鎮魔者,安德瑞自然沒辦法去辨別。 只能儘可能對他保持尊敬。 「能和余說說,掌握軍神風架的那位鎮魔者,到底是個什麼人嗎?」 黑袍人忽然提出問題,在那之前他已將有關鎮魔器軍神風架的詳細能力等大致了解。 不過與其說是大致了解,倒不如認為是安德瑞作為同袍對軍神風架的能力推測。 畢竟即使同為鎮魔者,安德瑞還是無法去獲取對方完全魔法能力。 「老夫和上任軍神風架鎮魔者有過接觸。在我們鎮魔者中,習慣性將繼承軍神風架的鎮魔者稱為【軍神】,是為了方便稱呼。」 手持末日雷匣的鎮魔者沉吟片刻,回憶起自己還是學徒時期時,曾在神佑森林匆匆見過一面的前任軍神。 「他是個對朋友很隨和、對敵人毫不留情的戰士。即便當年我見到他時,對方是比我還要大二十多歲的長輩。可自始至終我都會不知不覺將之視為,能夠互相交換內心真實想法的同輩朋友。」 「至於現任軍神,老夫和他還未曾見過面,聽說是土生土長的三十歲北境人。要論性格的話,放在北境屬於靦腆的人到來南部都算得上豪邁開放吧?」 由於兩地距離遙遠,安德瑞實在和對方沒多少交集。 歷代末日雷匣守護者與軍神風架鎮魔者之間,其實和安德瑞如今情況差不多、甚至連面都沒見過。 僅有讓二者產生聯繫的,除了鎮魔者之間流傳的必要知識,便只剩城外那座用來請求支援的祭壇了罷。 數百年前大魔法師設置祭壇在此,便是考慮到南方魔物強力程度遠大於北方,才會吩咐戰力過剩的軍神風架做好隨時支援南部的準備。 魔術王微微轉頭看向安德瑞帶着些許焦急、想說卻講不出話的表情,嘆口氣道:「餘明白了,到時就由余親自去會會那位鎮魔者吧。」 「多謝諒解。」 「城內佈防情況怎麼樣了?」 「王國常駐南米瑞斯軍隊五千、以及王都禁衛軍三百,全部準備就緒,調集了八成力量駐守西城門。聽說到時國王為挽回在國家內日益下跌的形象,還會親自來到城牆上督戰。」 藏在面具下的眉頭緊皺,大魔法師轉世發出厭煩的語氣:「太胡鬧了,到時棄魂者成群結隊過來進攻,指不定南米瑞斯這座城牆上就會出現許多不可控的魔力源、導致許多士兵暴走魔物化的可能性都會大大提升。若是國王來此有個三長兩短,就算我們能擊退棄魂者軍隊,王都內那些還未清楚的毀滅教勢力,也會在不知不覺將侵佔國家內部政權。」 如今魔術王所處的位置很尷尬。 名義上是過來幫助毀滅教的他,現在不僅在聯合鎮魔者一起對付前者,甚至來到南米瑞斯幾個月里,連毀滅教幾處據點還未找全。 當時失心給予他的資料里,只提及有關市民會的情報,並未將此地毀滅教據點具體位置註明。 所以即便大魔法師轉世想去毀滅教據點搞點事,也無從下手。 雖然是可以運用天賦魔法去尋找那些隱秘地點,但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完全不值得他去那麼做。 畢竟現在他們面對的主要對手,是身處死亡禁區內的死者之王、還有其麾下數千棄魂者。 「消息傳達給城中其他居民了么?」 […]

「不好意思哦,我沒注意到,光顧著躲著清清的電話了。」

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在鬧什麼,不過霍城也不在意。 輕咳一聲:「我馬上就到你公司了,你準備一下就可以下來了。」 「你來幹什麼?」 「……」 電話那端明顯的一陣沉默,片刻之後,響起霍城有些咬牙切齒的聲音:「你昨天晚上不是給我發消息,說衣服已經做好了,讓我來找你嗎?」 「還有這事?我又給忘了!」 一拍腦瓜,沈懷琳欲哭無淚,「衣服還在我家呢,我沒帶來。要不你……」 「我去你家。」 「這,這不好吧。」 沈懷琳下意識的想要拒絕。 開什麼玩笑,誰知道他去了之後,是想要試衣服,還是試她弟弟呢? 這種情況,必須要從根源杜絕。 「怎麼,有問題?」 「不是,主要是……」 沈懷琳絞盡腦汁想着該怎麼解釋這個事情、 總不好說的太直白,萬一霍城惱羞成怒了怎麼辦。 想來想去,沈懷琳覺得,也只能拿季宏博開刀了。 「那就去我家吧,反正也不是外人。」 沈懷琳一邊回應着電話里的霍城,一邊拿着自己手機,趕緊給季宏博發了個消息—— 【今天晚上你別回來了!】 只要兩人不見面,一切問題便迎刃而解。 沈懷琳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天才! 電話那頭的霍城一頭霧水,全然不明白她這顛三倒四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平時有些傻,也沒發展到這麼嚴重吧。 「我下樓去等你了,你到了就能看到我了!」 說完也不等他說話,沈懷琳徑直掛斷了電話。 將手機還給艾築,她突然想起來之前的事情,忍不住問道:「你弟弟……」 「也不知道他這幾天跑去哪了,一直沒回家。」 「你沒聯繫他?」 「我沒有,不過我爸媽一直和他有聯繫,好得很,沒出事。」 艾築聳了聳肩,不以為然的說道,「估計是想要向我示威,以為我還會像以前一樣求着他回來。呵呵,想都別想,最好是一輩子都不要回來,我還省心了呢。」 看着她氣惱的樣子,沈懷琳不由的暗自嘆了口氣。 平日裏多溫柔愛笑的小姑娘,卻每每談及原生家庭的時候,失去了笑容。 說起來,她也才成年沒多久,早已經遭受了數不清的不公平。 「無論如何,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別受了委屈,有什麼事情,記得跟我說,知道嗎?」 「放心吧懷琳姐,我心裏有數。」 「那就好。」 拍了拍她的肩膀,沈懷琳背着包,打卡,下班。 剛出大樓,正好看到一輛熟悉的車緩緩停下。 車窗搖下,露出了一張熟悉的臉。 ——是霍城。 沈懷琳長舒了口氣,快步走了過去。 上車,系好安全帶。 「你……」 「給你。」 剛要開口,一杯奶茶先遞到了面前。 沈懷琳有些呆:「這是……讓我幫你拿着?」 霍城:「……」 肉眼可見他有多無語。 「給你買的,喝吧。」 。 電視電燈都要電費,有時候可能還會吵到顧阿婆休息。 說不來吧,農村就這點休閑娛樂,一群人扎堆聊天兒也挺好的,索性一琢磨,大傢伙兒湊了些錢送來,算是補貼電費。 一度電才兩分錢,看一個月的電視也要不了那麼多。 魏嵐沒有推辭,後面把錢上繳給顧阿婆,成功挨了一頓訓斥。 […]

「我說你這小丫頭,你是被美色迷了眼吧!言景祗這樣的人,不知道玩弄了多少的小姑娘,像這樣的人就該死!」

俞笙還想在做些什麼,但被盛夏給攔了下來。 下車之後,盛夏將那輛車牌號給記了下來,然後打了個電話出去,以一個騷擾的理由。 她雖然和言景祗的關係不好,但是她不允許其他人在她的面前說言景祗半點不好,誰也不行。 俞笙忍不住笑了起來:「我還真的以為你對言景祗一點想法都沒有呢,看樣子是我想錯了。夏夏你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說着對言景祗不在意,但你做的事都是在維護言景祗。要我說啊,言景祗要是錯過了你,那他是真的吃虧了。」 盛夏無奈的看着她:「阿笙,你就別在這裏說這些了,不管怎麼樣,言景祗總歸是我老公,我總不能看着別人在我的面前詆毀他。」 俞笙默默的搖頭,盛夏這些話呀,也就是只能騙騙自己了。當然了,盛夏沒有要明說的意思,俞笙也沒有繼續往下說。 兩人進屋后,洛生看見了盛夏,像是看見救命稻草一樣忙走了過去說:「太太,您總算是來了,再不來的話言總真的要……」 俞笙笑了起來,沒想到洛生這麼一個大男人都要哭了。「好了,既然夏夏都來了,你先讓夏夏上去看看吧。」 洛生點點頭,忙讓盛夏上去了。 盛夏走到了卧室門口敲了敲門,裏面沒有任何動靜。盛夏一顆心都提了起來,言景祗不會做出什麼傻事來吧? 盛夏喊了一聲:「言景祗?」 房間里依舊沒有任何動靜,這下輪到盛夏有點看不懂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言景祗到底在幹些什麼? 盛夏擰眉:「言景祗,你要是不開門的話,我就要和你離婚!」 話音剛落,卧室的門打開了,言景祗頹然的站在門口。卧室裏面很黑,幾乎是看不見裏面的情況。 如果不是盛夏看見言景祗站在這裏的話,她都要嚇死了。 看見言景祗出現了,盛夏鬆了一口氣,皺着眉頭看着言景祗問道:「為什麼不去醫院?」 言景祗嗤笑一聲:「你還會關心我嗎?」 。 「殺!」 還不待葉辰他們反應過來,星武學院的人就快速的與各大勢力發生了碰撞! 各大勢力可並非是人手一件頂配的武甲,也只有一些上層人物,才會為自己的安全,配上一件武甲。 除此之外,學院一方的人馬,其實力也要高眾勢力的人一籌,先天境的高手也是不在少數。 是以,在發生碰撞的一瞬間,學院一方瞬間就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龍幫的陳蛟見此,那是一個牙呲欲裂啊! 這些人可都是他們龍幫的精英,居然被像砍瓜切菜一樣這麼簡單的就殺了一片,這如何不讓陳蛟憤怒! 「啊!可惡!」 陳蛟憤聲大吼,旋即亦是身形極速衝出,殺向那些學院的人馬。 星盟在此的領頭者,也是如此。 洪嘯今天可是帶了他星盟盡三分之一的精英來這裏,但現在僅僅過了片刻,他的精英就折損了一半。 一時間洪嘯憤怒至極。 「死啊!」 大吼著,洪嘯猛然間沖了出去。 影汐 轟! 一拳打出,真氣激蕩! 將幾名星武學院的護衛,震飛了出去。 但洪嘯還沒來得及高興,又是一批護衛人員迅速的圍了上去。 其中赫然有着兩名先天境二層的好手在。 …… 其他幾方勢力的情況,自然是與這兩大幫派一般,均受到了來自星武學院護衛者的重點照顧。 一時間,所有勢力的成員,均是受到了極大的壓制。 葉辰等人,見到這情況,哪裏還忍得住,紛紛對視一眼后,動手了! 十人猶如猛虎一般,衝進了戰圈之內,他們一進來,學院護衛們都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從十人戰鬥的所在撤了出來。 然後又投入到了其他地方的殺伐中! 葉辰等人自然沒有關注到這個,一個個的正打得熱鬧着呢! 葉辰打出一掌,頓時雲氣瀰漫,一下子讓在葉辰周遭的人員瞬間懵圈了。 「這什麼情況?」 「該死,什麼都看不到了!」 「都別慌,趕緊靠攏在一起,不要被各個擊破了。」 …… 有人慌亂,也有人冷靜,但對於葉辰而言,都無所謂。 嘿~葉辰看了一眼邊上的譚嘯兄弟幾個,朝他們點點頭,頓時兄弟幾個就是興奮的衝進了雲霧之中。 這卻是葉辰為兄弟幾個做的準備,以兄弟幾人的實力,對付這些各勢力的底層人員,還是輕而易舉的。 是以,葉辰也不擔心會出什麼意外! 而在另一處地方,葉辰的小妹葉紫馨正和虞舒一同,一起攻擊起來。 […]

Different Tips Prior To Heading For On-Line Buying And Selling

Odors are 1 of the most insidious deal killers. If you live with pet odors, cigarette smoke and mildew smells all the time, you might not discover them – but potential buyers will. Even if it’s not consciously mentioned, a house that doesn’t scent derivative valuation good has a delicate psychological impact that can destroy […]

柳成路的孫子面色大變,自己的爺爺,堂堂一重四級的念者,居然連對方的一招都抵擋不住?這開什麼玩笑?

至於白瓊,他也是臉色駭然,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賴以制勝黑熊的底牌,居然這麼的不堪一擊!? 看着臉上浮現出了恐懼之色而渾身都在顫抖的白瓊,戴亮聳了聳肩膀,面龐上露出了淡淡地笑容,嘲諷道:「怎麼樣?白瓊,你現在還有沒有什麼其他底牌呢?有的話,就趕緊亮出來吧,我正好一併解決掉。」 見戴亮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望着自己,白瓊的心瞬間就像是沉到了地獄深淵一樣。 白瓊咬牙切齒地說道:「行,戴亮,這一次,是你贏了,羅欣街,是你的了!我們走!」 「呵呵,我有讓你們走了嗎?」戴亮面目頓時變得猙獰起來,冷聲說道。 而伴隨着他的這句話的響起,頓時戴亮帶來的這些人就直接散開。將他們直接圍住。 白瓊怒聲吼道:「戴亮,你已經贏了羅欣街,你還想要怎麼樣?」 「光是羅欣街,可是滿足不了我的,你知道嗎?」戴亮聞言,淡淡地說道,「仁川街以西到高恩街,這些,你全部都得讓出來!」 「什麼?」 白瓊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難以忍耐的憤怒之色,吼聲道:「不可能!戴亮,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仁川街以西到高恩街,這是白瓊社的根基。真的交出來的話,那麼白瓊社就真的覆滅了。 戴亮聽到這句話,當下浮現出一抹冷笑,說道:「我就欺人太甚了,你又能夠如何呢?」 「你!」白瓊咬牙切齒地說道,「你當真是要跟我魚死網破嗎?」 戴亮頓時一怔,然後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玩笑似的哈哈大笑起來,眼裏充滿了嘲諷的看着白瓊,說道:「我說白瓊,你是在逗我嗎?就憑你,你覺得有資格跟我魚死網破嗎?」 白瓊的眼中頓時掠過了一抹決然之色,冷聲說道:「你再厲害。能夠厲害得過子彈嗎?」 「動手!」 就在白瓊話音落下,站在他身邊的大傑就直接從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把手槍,指向了戴亮。 可是,還沒有等到大傑開槍,黑熊直介面中一吐,頓時「咻」的一聲,一道黑影掠出,直接擊在了大傑的手腕上。頓時大傑的手腕就響起了一陣「咔嚓」的清脆骨裂聲,然後再定睛一看他的手腕上,居然是一個檳榔核。 敢情這哥們剛才一直在嚼檳榔? 「除了白瓊外,將其他人全部廢掉!」戴亮面容冷酷地說道。 聽到戴亮的話,黑熊立刻出手,當下這些撲上來的劉三以及白瓊社等人,都是被黑熊盡數達到,一下子,大廳內還站立着不動的就只剩下白瓊以及呆在柳成路身邊的孫子。 當然了,還有在窗邊靜靜喝茶的許林。 只不過,對於這兩個人,他是直接無視掉了。 「呵呵。白瓊,你的膽子可還真的是有夠大的啊,居然還敢動槍子,」戴亮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瓊的面前。冷冷笑道,他拍了拍已經害怕得雙腿跪倒在地的白瓊的臉頰,「怎麼樣?這種滋味,是不是挺爽的?」 「戴亮。我們其實是可以和解的,你說是不是?現在正是你叱吒風雲的時刻,我將白瓊社的一切都給你,你就放過我們行不行?」白瓊求饒道。 「呵呵,老實說,你們白瓊社的東西,我還真的有些看不上眼,更何況,我現在直接可以把你們殺掉,再去白瓊社拿就行了,我何必還要留着你們,養虎為患呢?」戴亮聽到白瓊的這句話求饒,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白瓊頓時就崩潰了,他完全沒有想到,連最後的一絲希望都沒有了。 「亮哥,亮爺。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就是個傻逼,你饒過我吧……」 白瓊不停的對着前者磕頭,出聲求饒道。 在生死之間,什麼財富,什麼尊嚴,都可以不要。只要能夠生存下來。 聽到白瓊的話,戴亮笑眯眯地說道:「想要我放過你?很簡單,只要你學狗叫,我要是心情好的話,說不定會考慮放過你呢!」 白瓊臉色頓時一變,他沒有想到戴亮居然要做到這種程度,可是他現在要是不做的話,恐怕就會立刻死掉。 只是,學狗叫,實在是太恥辱了! 但是,為了能夠活下去,叫就叫吧! 白瓊咬了咬牙,準備叫的時候,但是這個時候,卻是有一道聲音淡淡地響了起來,傳進他的耳邊: 「白瓊,你要是能夠給我三千萬的話,我現在就救你下來,如何?」 。 進入洞中,到處都是黑漆漆的,上下左右全都是一團團的黑暗。兩個人置身其中,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 因人進入山洞受到驚嚇的這些蝙蝠,並沒有對他們倆人進行攻擊,在聲音消亡后,很快又陷入了寂靜。 吳江龍猜測著,可能是還沒有黑天的原故,不然,他們應該出外去打食? 吳江龍一邊判斷著這些蝙蝠,同時還惦記着這個阿竹,由於半天沒有聽到她的動靜,所以才不得不輕聲地喊了一句:嗨。 也許這是國際上通用的語言,不代表更多的內涵,但單單這一個字,也能讓人明白是什麼意思。隨後,阿竹回了一聲:嗨。 聽到這聲音距離自己不遠,吳江龍放心了,知道阿竹沒有走丟。 此時,蝙蝠不動,吳江龍和阿竹就不能有任何作為,不如趁此機會休息一下。這一天下來,吳江龍從天黑打到天明,進洞時天還亮着,估計還沒有到天黑時刻,不如藉此來休息片刻。想到這,吳江龍靠牆坐下,身體貼著洞壁閉目養神。誰知道他這一閉眼,竟然睡了起來。 在他所處位置稍下一點的阿竹,此時也是疲勞上身,吳江龍不動她也不動。累極了的人,體力一旦停止發揮之後,瞬間全身就會出現慵懶狀態,因此,阿竹很快也進入了半睡眠。 不知過了多久,洞中響起噼啪聲,一個挨着一個,稍後,這些聲音匯聚在一起,嗡嗡作響,緊接着洞內便是雷聲一樣的轟鳴。響聲遍及全洞后,又像流雲一樣,貼著壁頂滾滾向前。 如此這麼大的動靜還不能驚醒睡夢中之人,那這個人他很可能就不是喘氣的,或者說,他的大腦已進入死亡狀態。 吳江龍和阿竹被震醒。 阿竹驚慌地貼進吳江龍身體,吳江龍很自然地把他抱住。因為這種景像,他們倆人從來就沒接觸過,即看不見,又摸不著,因此便有一萬個假設。萬一這裏有洪流湧入,兩人就會置於驚濤之中。萬一這裏是通往地下的一個大風洞,那他們就會被捲入萬丈深淵,永無出來之日。。。。。。等等,一切可能的和不可能的現象都在吳江龍頭腦中閃過。 峰梁 他都是如此,何況阿竹這樣一個女流之輩呢!所以,對於阿竹的驚慌失措,吳江龍完全可以理解,他也有責任挺身而出來保護這樣一個弱女人。(身體的強壯,不代表他的內心也是強大的) 就在倆個人被雷聲驚作一團時,忽然間,雷聲漸漸變小了。只見一個個黑團朝着一個方向運動。吳江龍看不見眼前景物,但他可以聽,可以用手觸摸。隨後,他伸出手,朝上試了試,就覺得一股股氣流繞手而行。 吳江龍看不見,可這些移動的蝙蝠卻看的很清。他們不識手為何物,也不知這是肉體的還能吃,能啃,否則,准有上去啃兩口的。真要是那樣的話,不消一刻功夫,吳江龍的手就會堪堪變成五根白骨。 人怕傷害,蝙蝠也是如此,他們看見手在動,還以為是什麼天敵,所以他們自然地躲開。其時不躲開也不行,前面的在飛行,後面的也在飛行。如果有一個停下來,那其他的就會像飛機撞架一般,一個個地掉落。 蝙蝠們沒有一個來理會吳江龍,全都是繞柱而走,轉眼間走的一個不剩。 […]

How Get Free Psp Music Of Your Internet

50 Cent’s emergence in mainstream hip-hop in 2003, and his subsequent rise in popularity worldwide created an increase in the interest on his mp3’s online. Aside from numerous looks for Curtis Jackson’s (50 Cent) mp3’s, but also Lil Wayne’s. Battery Life – The battery life of the MP3 player is also very important, an individu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