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sed

聽到了大佐嘴裏的說法之後,門口的哨兵立刻就緊張了起來,跑去裏面彙報了起來。

哨兵才是進去彙報的一小會時間,岩永汪這麼一個師團長,鬼子的中將就是急匆匆的帶着一群人從其中跑出來。 熱情地迎向了那一個在門口位置上,等著求見的那一個大佐。 這樣的一個架勢,並非是岩永汪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身份,一點都不在意兩人之間的地位差異來迎接對方。 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來人居然是關東軍方面派過來的。 話說!關東軍可是鬼子陸軍之中,最精銳、地位最高的一批部隊。 哪怕在最近這麼一兩年的時間裏,大量的精銳部隊被抽調去了其他戰場,只能補充進去了一些二線部隊。 但是歸根結底,關東軍還是在島國擁有者極高的地位。 所以在忽然之間,有人拿着關東軍司令官的親筆信找上門來,當然值得岩永汪他來上了這麼一個待遇。 就這樣,關東軍的大佐被請進了岩永汪的辦公室。 雙方落座了之後,岩永汪嘴裏就問到: 「白石桑,信上也只是說了你過來有特殊任務,需要我們盡量地提供一點幫助,不知道第116師團,可以為你們做點什麼?」 「是這樣的,我們從情報部門得到了這樣一個消息,有這麼一個人物在衡陽地區出現了;大概在4年多前的春節,此人在奉天城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不瞞你說,這是我們關東軍巨大的恥辱,必須用血才能洗清的那麼一種。 在最近這麼一些年的時間中,我們一直在對他們進行追查,直到現在才是得到了他們的消息;所以,清岩永閣下一定幫忙一下。 這一次,我們帶來了第七師團最精銳的兩個中隊。 就是希望能夠親手,將這些帶給我們屈辱的人殺死,將他的人頭帶回去吊在了奉天城的城頭;讓所有的叛亂分子看看,這就是挑戰我們關東軍的下場。」 有關於關東軍,這麼一個號稱著『皇軍之花』的精銳,在40年春節的時候出了一個大洋相的事情,岩永汪當然是有所耳聞。 但是更多的一些詳細情況,就是有點不得而知了。 所以,在聽到了白石大佐的這麼一個說法之後,立刻就是來了很大的一個興緻,嘴裏忍不住就是問了出來: 「白石桑,我們同屬帝國陸軍一脈,當然會全力協助你們的行動,只是不知道目標具體是什麼人,不知道我認識嗎?」 在這樣的一個問題之下,白石大佐鄭重地從隨身的一個牛皮小包中,掏出了一張手繪的頭像交給了岩永汪。 一看之下,岩永汪發現自己還真認識這一個讓關東軍上下,很是有點恨之入骨的人物。 理由很簡單:這樣的一張畫像,最初還是他們第116師團,根據那些衡陽城守軍俘虜的描述,所畫出來的了。 上面的那一個有些上校軍銜,臉上永遠掛着笑嘻嘻表情人物。 正是被他們無數驚嘆,親切稱呼為的胡桑的胡彪。 「原來4年之前奉天城的那一次時間,居然也是胡桑的手筆,果然不愧是被橫山勇閣下,稱之為『帝國飛天虎』的人物。」 看着那一張手繪的圖像,在岩永汪的嘴裏忍不住這麼的驚嘆了起來。 至於為毛要幫胡彪取了『帝國飛天虎』,這麼一個中二氣息滿滿的綽號,這玩意僅僅屬於鬼子的特性。 在幾十年之後,他們還給打乒乓球的馬龍取了一個『帝國破壞龍』的綽號了。 其他張繼科的人,同樣也是有着各種的外號。 最終,也是因為認出了胡桑,岩永汪考慮到了根據他們的推斷,胡彪一直在衡山留戀不去,應該在打着要營救方將軍的主意。 為此,他沒有選擇派出嚮導和兵力,讓他們協同白石大佐等人主動去衡山清繳作戰。 反而是勸說了起來,讓白石大佐和那兩個中隊的精銳關東軍,在關押了方將軍的那一處教堂附近,秘密地駐紮了下來。 就算他們並不知道,胡彪他們因為什麼時候才動手,從而布下一個天羅地網。 但是只要胡彪他們出現,在他們的如今佈置之下,還有大量的汽車這些交通工具,一定能讓胡彪有來無回…… 11月1日,一共由10人組成,來自於雙慶的一個行動小隊,來到了衡陽附近。 並且成功的與金遠詢,這麼一個軍*統湘省站的負責人接上了頭。 這些人來的目的,在聯絡電文中說的的是,長官部因為考慮到營救方將軍的事情,非常的重要和關鍵。 所以特意的派出了一支精銳行動小隊,前來這邊幫忙一起行動。 對此,金遠詢表示了熱烈的歡迎,以及對長官部一些大人物們的感謝。 只是在將這一個小隊安置下來之後,黃榮傑很是有些擔心的問了起來:「金站長,這些人會不會給我們的行動造成麻煩。」 沉吟了一會後,金遠詢不以為意的說到: 「我當然知道這些人的主要來意,根本不是為了救出方將軍,而是那位胡將軍。 不過那些大人物們都是聰明人,知道一切都是救方將軍才是委座最關心的事情;他們就是有什麼行動,那也是人救出之後的事情了。 到了那麼一個時候,姓胡的死不死關我們什麼事。」 聞言后,黃榮傑瞭然的點了點頭,見過太多這種事情的他,一點都不為眼前上司的說法認為又什麼不對勁。 同一時間裏,在衡陽附近的衡南地區。 在該區域活動的抗敵自衛團中,其中的第七大隊的唐隊長,接到了一份來自於上級的任務。 看完了任務要求之後,這位在大革命時期就加入了我黨的老同志,陷入了一個沉思中。 但是最終,還是從手下180餘人的隊伍中,精選了20幾個精幹的隊員,攜帶着最好的武器開始為之後的行動準備了起來。 。 看到如此山脈,天靈族的人直接止不住的興奮起來。 「此地!此地一定有剩下的黑龍捲宗!」象湖止不住內心的激動。 -老鬼他們互相一看,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那黑色山脈前進。 等到了那黑色山脈已經是傍晚。 […]

「明白!」

江小魚等人一臉嚴肅,齊聲回應。 陳凌手一揮道:「行動。」 「是。」 江小魚等人齊齊轉身離開,沒有半點拖泥帶水的樣子。 陳凌看着江小魚他們離開后,轉身對身後的林笑道:「繼續訓練。」 畢竟來了幽靈,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訓練,他們都知道這裏的規定,而且都是好強的人。 「是。」 眾人馬上離開,林笑走近陳凌,問道:「頭兒,真不需要佈置一下戰術什麼嗎?是不是最少要確定讓誰當隊長,誰指揮啥的?」 陳凌輕輕搖頭,道:「這次不同,戰場形式瞬息萬變,計劃趕不上變化,佈置戰術也沒用,至於確定誰來指揮,江小魚那個小子,人機靈想法多,狗頭軍師大半就是他,這次就讓他們自行安排。」 「剛好,也可以藉著這次機會先看看他們的實力,以後再確定隊長以及其他位置的人選。」 林笑聞言默默點頭,也沒說什麼。 本來看到教官用最弱的隊伍去對抗,他就有點擔心,想着如果給江小魚那些人一些指導也會有勝算,結果教官是想藉機試探那些人的實力,想想也覺得有道理,就不再發表什麼。 畢竟從歷史事實來看,這個頭兒的建議,你可以反對,但最好別少反對,因為時間總是證明人家是對的。 可以說,他跟着教官這麼久以來,總結出來的經驗,不過整個地獄火的人,也不只是他有這樣的感覺,而所有人都覺得是這樣,所以很少人會質疑教官都命令。 這就是地獄火的原則,無論隊伍如果擴張,但大家都認定教官一個人發話。演習命令下達后,除了被分配了任務的江小魚那支小隊伍外需要準備外,其他人都絲毫不受影響,堅持正常訓練。 三天後,緊急作戰命令突然下達到地獄火基地,一年一度的大演習,瞬間拉開了序幕。 不過這次演習與以往有些不同,因為龍牙訓練的火玫瑰可是全軍第一支女子特戰突擊隊,本來就備受矚目,再加上她們這次對於對抗地獄火,馬上就焦急了這次演習的目光,所有人都想想看看這兩支隊伍的精彩。 畢竟地獄火是軍部直屬的作戰單位,訓練的又是跨軍種特種突擊隊,大家對於他們的興趣,並不亞於火玫瑰。 所以除了軍部在關注這次演習外,因為地獄火太過於神秘,眾人更是關注,都想看看他們的戰術如何。 地獄火能成為軍部直屬的部隊,絕對不是一般的菜,誰不敢輕視他們,同時也對他們很感興趣,畢竟平時里聽了太多他們的奇迹戰績,但很少演習,並沒有真正見到他們的實力。 對於厲害的部隊,誰不想親眼目睹他們的精彩? 而這場演習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這關於地獄火演習的消息剛放出去,各個軍區都要炸鍋了,紛紛像之前農村人集體看電影一樣的心情,算好時間,早早搬好凳子佔位等著。 在眾人的期待下,演習正在開始了,此刻西南戰區,作戰指揮中心,早就聚集了一群人,大家都是一臉激動,早就期待不已。 噔噔…… 突然一陣腳步聲響起,龍戰一行人聽到腳步聲,一抬頭就看到了迎面走來的陳凌以及他身後的林笑等教官。 一看到陳凌,龍戰馬上迎接上去,敬禮。 「頭兒,好久不見了……」 卧槽……少將了? 龍戰的話還沒說完,眼神就被陳凌軍銜給吸引住,心頭微微一顫,整個人都僵住了。 牛逼啊,教官竟然都少將了?什麼時候都事? 龍戰猛吞口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眼所見,眼神都沒有離開過陳凌的肩膀位置。 其實他也知道頭兒要成為將級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快到這樣的境界,幾個月前他才帶人來火玫瑰基地,那時還是大校,還讓有眼無珠的譚琳鬧出了一番笑話,並帶走了何璐,這次一見都已經成為將級了,這樣的晉陞速度,炎國再無第二人了吧。 更何況還如此年輕,20出頭,這樣的少年少將,看起來有點嚇人啊。 哎,看來老子在火玫瑰呆太久,信息太落後了,竟然連教官成為將級的事都不知道,錯過太多了。 這次絕對不能錯過回地獄火的機會啊,不然都不知道被人給甩多遠了。 瞬間,龍戰認不得將希望回到這次的演習上面,畢竟他知道只有回到地獄火才有更多機會出任務,才有建功的機會。 想想前不久教官都還是大校,才過去沒多久就上了少將,這樣的晉陞機會,絕對是用戰績換出來的,而且不會是一般戰績,當然也只有在地獄火還有機會立這麼大的功。 看到教官的軍銜,龍戰又是感嘆,又是渴望,地獄火一直是他最渴望去的地方啊。 作為一個軍人,誰都想有機會上戰場,龍戰當然也不例外。 7017k 譚雅和陳瀟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情形。 陳瀟見狀,連忙跑到沈初的身旁:「小五,怎麼回事?」 沈初笑了一下:「沒什麼,宋小姐覺得有點熱,所以就下去泳池涼快一下。」 說話間,掉進泳池裡面的宋知夏也游到岸邊了,沈初見狀,抬腿直接就踩到了她扒著岸邊的手。 宋知夏吃痛,尖叫了一聲:「啊!沈初!」 「宋小姐不是熱嗎?多涼快一會兒啊。」 沈初站在岸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宋知夏今天穿的禮裙裙擺十分的寬敞,下了水之後浸了水,整條裙子都是水,又重又累贅,她也不好爬上岸。 再加上,剛才沈初踩她的那一下,疼得幾乎都衝到天靈蓋上了。 她相信,她要是上去再扒著岸邊上去的話,沈初還能給她再踩一下。 宋知夏看了看,泳池的入水口在前面五六米遠的位置。 這邊的人不多,宋知夏不想引來太多的人看自己出醜,只想趕緊上岸離開。 所以她也不跟沈初吵了,游向入水口,想扶著扶梯上去。 然而沈初猜到她的想法,她游一點她就走一點,宋知夏剛到那扶梯前,沈初也站在那兒了。 宋知夏仰頭看著沈初:「你再敢動我試試!」 […]

皇圖公會敢招惹五大天王中的四個,就是不敢主動招惹她。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另外兩個呢?」花錦明四處張望到。 冷泉道:「還沒來呢。老魚的任務還沒結束,不過他說馬上了。斗轉城荒在和皇圖的人周旋,上次他被皇圖的人殺了,他要殺回去,還說什麼百倍奉還。」 玉手琵琶聽完又笑了。「小孩子就這樣,記仇。」 既然如此,花錦明便大大方方地找了塊大石頭坐下,聽玉手琵琶講解任務。 老魚吹浪那邊也在忙活,就是不知道是忙活他自己的,還是忙活他們會長斜月星火的。自打他加入星辰俱樂部后,與另外幾位天王相處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 以前,五大天王有什麼活動,都是老魚吹浪在組織。現在變成了冷泉來組織。 此次幫玉手琵琶轉職,就是冷泉在忙前忙后。 沒辦法,玉手琵琶是五大天王中唯一的女性,必須寵,使勁寵。其他四個可沒這樣的待遇,敢要幫忙轉職?他們明天就敢納新,把這屁天王換了。 終於,在花錦明認真分析任務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全服通告再次響起。 【系統(全服通告)】:玩家老魚吹浪精益求精,領悟大道,成功完成轉職任務,進階為高階劍士,成為伺服器第十九個轉職玩家。獎勵傳說技能書×1,銀幣×410。 也在那不久后,老魚吹浪便騎著戰馬,火急火燎地出現了。 馬剛勒住,便一個勁地數落自己遲了到。 花錦明大聲嘲笑到:「行啊,大叔。沒想到你轉職還在斜月星火前面,看來在星辰混得不錯啊。我都懷疑你坐的不是第四把交椅,倒有點像第一把交椅。」 老魚吹浪下了馬,便斜了花錦明一眼。「也就是有些人不肯來,要是肯來,第一把交椅妥妥的。是吧?小玉。」 玉手琵琶捂著嘴,「咯咯咯」的,扒著冷泉,笑彎了腰。 「你們兩個,這麼多年還真是一點都沒變。果然冷泉說得對,同行是冤家。」玉手琵琶笑到。 最後一個趕來的,是東天王「斗轉城荒」。 屁股後面還跟著大批皇圖公會的人,因為成員多是惡魔族,所以很有辨識度。領頭的正是當初在大頭鎮被花錦明秒殺的烈焰法師,霸心如火。 花錦明、冷泉等四人,看到斗轉城荒和後面皇圖公會的人,都紛紛愣了愣,下一秒,又都露出了陰險的一笑。 斗轉城荒知道自己又被跟蹤了,扭頭,對著皇圖的人怒罵到:「還來?煩不煩!」 霸心如火站出來,回應到:「斗轉城荒,你別囂張。別以為你是什麼東天王我就怕你,老子告訴你,沒用!你殺了我們這麼多弟兄,今天必須給個交代。」 斗轉城荒啪一箭,當場射翻了對面一人,大聲道:「跟我打,好,那我勸你把屎拉乾淨一點。因為我不想把你屎都打出來。」 在場的其餘四位天王聽到他的話,都不禁搖頭,並默契地笑了。 老魚吹浪小心的點著頭,說:「嗯,老樣子,都還是老樣子。」 下一秒,冷泉便一個超遠距離的騎士衝鋒,殺進了皇圖公會的人堆里,花錦明和老魚吹浪亦緊隨其後。 。 掌柜還挺奇怪,今天這伍二也太勤快了吧,怎麼招呼起客人來了? 他扭頭一看,臉色瞬間僵住:「這位公子,又來住店啊!」 掌柜心中一晾,完了完了! 這個伍二,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跑出來招呼客人了!如今肯定被人發現他們這店是黑店了! 掌柜的無聲朝夥計使眼色,事到如今,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抓住這二人,正好填補缺漏! 四喜也就是圓臉夥計悶笑着過去關門,就算掌柜不指示,他也是要去關門的。 和他一起去的就是之前被抓的另一個夥計福堂。 其他人面面相覷,這是什麼情況,這不完蛋了嗎! 被發現了啊! 他們這麼多人,能打過的是吧! 幾人不確定的想着。 掌柜又是一個眼神,除了伍二和四喜、福堂,其餘加上掌柜一共四人,都抄起手邊的長凳,準備來個魚死網破! 范成祥見此也不說話,被伍二引到一張八仙桌上坐好。 伍二殷勤的為二人倒好茶,這才去管這幾個拿板凳的人。 「幹什麼,幹什麼,都給我放下,成何體統,別怠慢了今晚的貴客!」 掌柜的恨鐵不成鋼的喊道:「伍二,快動手,這二人發現我們的底細了!」 伍二不在意的揮揮手:「我知道,我知道,無所謂了。」 掌柜氣個半死,大吼道:「你個憨貨!這兩個人半月前來過我們店,伍大和你身上的傷就是他們打的!本來讓我把你們兄弟送官府去,我還是等他們走遠才敢把你們接回來!你是不是傻,人家現在見到你了,肯定就知道你是和我們一夥兒的!」 伍二臉色大變,看着范成祥問道:「這是真的?」 范成祥淡定的點頭。 伍二嘴角抽了抽,他就說!那天見到這兩個人總覺得熟悉,一時之間竟沒想起來!原來是他們啊! 掌柜和另外三個不明真相的夥計以為伍二要動手了,誰知他呵呵一笑,彎著腰就開始拍馬屁:「我說那天那姑娘身手怎麼這麼利索,打得我們兄弟還手之力都沒有!沒想到原來是仙子您啊!還要多謝仙子的不殺之恩。」 四人大跌眼鏡,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伍二朝四人揮手:「你們都過來拜見仙師,他們可是過來為我們解難的!只要過了今夜!那郁伯賢就跳不起來了!」 「啊?」四人皆很吃驚,什麼意思這事? 「啰嗦什麼,把凳子放下,趕緊過來!」伍二又催促道。 掌柜見他不像是開玩笑,只得放下凳子,上前硬著頭皮拱手道:「公子,今兒怎麼有空來了。」 伍二一個巴掌呼他背上,「叫仙師!都跟你說了,仙師是來收拾郁伯賢的,還問個屁啊!」 掌柜的怒視他,伍二朝他哼了一聲,又堆滿笑問范成祥:「仙師,什麼時候出發?」 […]

Futures Trading – Is It For You?

The moving businesses generally offer three kinds of services. In transfer only type derivative valuation services, the resident has to do the packing and unpacking. The company only moves the possessions from 1 stage to another. Pack and move is an additional type of services exactly where the business packs and moves the items to […]

Video Games, Social Networks, Chat Rooms, May Help Prevent HIV

Third, try to reduce penile feelings during intimate routines. It i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try and add simulated grain that appears to be realistic. Tests were conducted by experts on this game players and confirmed that the people playing this game have an improved memory and can recall more functions when compared to non […]

他的這兩條腿,時時刻刻都在疼痛。

那怕是吃止痛藥都無濟於事。 他已經忘記有多少次,他在睡夢中被疼醒,忘記有多少次,因為雙腿疼的厲害,幾天幾夜無法睡覺。 全年三百六十五天。 一世繁华 每天二十四小時。 他的腿無時無刻都在疼,這一年接一年持續下來,他還沒有被折磨的崩潰,就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現在聽到葉天傾說,他的腿可以被治好,以後不會在複發,他當即便是激動的淚崩如雨。 「別激動,別激動,你先坐下……你的腿啊,也並不是很嚴重,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 「你那就吧心放到肚子裏就好。」 「頂多在過十三四分鐘,我就將銀針取下來,到時候你的腿到底是不是痊癒了,你自己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葉天傾安慰他說道。 周華宴淚如雨下,根本就控制不住。 他擦着眼淚。 身體也在因為激動而不斷的顫抖著。 「葉神醫,你若是真的將我的雙腿治好,你就是我周華宴的恩人,我周華宴當牛做馬都會報答你的。」周華宴含淚說道。 六十多歲的老人。 此刻在葉天傾面前,哭的像是一個孩子。 周洛陽也在旁邊偷偷的抹着眼淚。 他也知道,自己堂弟這些年到底是承受了多少的折磨。 「哎,希望他這次真的能被治好,不要再受那無盡的折磨了。」周洛陽一邊抹着眼淚,一邊喃喃自語。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十五分鐘的時間,很快過去。 葉天傾開始將周華宴腿上的銀針取下。 此刻! 周華宴的腿部浮腫,相比較剛剛過來的時候,已經消腫大半,肉眼可見的恢復了許多。 腿部因為常年的血脈不通,導致的小腿呈現出青紫色,現在腿部的青紫色也緩解了許多,顏色變淡許多。 「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這才十幾分鐘啊,效果就是如此之顯著。」 「難道,他真的是一位神醫,醫術在我之上的神醫嗎?」 周洛陽眉頭緊鎖,瞳孔收縮成一團,難以置信的說着。 「噗通!」 周華宴則是在葉天傾,將最後一根銀針取下的剎那。 他猛地就跪倒在地上。 「嘭,嘭,嘭!」 沒有任何猶豫,他對着葉天傾就是三個響頭。 「周老先生,你這是做什麼,趕緊起來!」 葉天傾大驚,完全沒想到周華宴會給他磕頭,他趕緊拉着周華宴要給他攙扶起來。 「葉神醫,葉神醫……你救了我的命啊,讓我給你磕幾個頭吧。」 周華宴哭的宛若是一個孩子似得。 「我的腿,真的不疼了,真的不疼了,銀針都取下來也感受不到疼了,我似乎真的是好了,你救了我,是你救了我啊。」 他哭着說道。 淚水如雨般不受控制的落下,老淚縱橫,雙膝死死的跪在地上,說什麼都不站起來。。 【感謝遠方太遠、下雨的溫馨、唐家三人行的打賞,謝謝】 懷山市,市警察局,會議室。 八個身穿制服的人圍坐在會議桌前,表情嚴肅。 前方的屏幕上正放著資料,左邊領頭的人介紹案情。 「情況就是這樣的,大數據智能篩查的時候,這起舉報被系統標記為橙色提醒,僅次於紅色,同樣是必須人工核查的舉報,中央調查組委派任務之後,我們第一時間從省氣象台調出了九月二日晚上,整個懷山市地區,包括被舉報的北漓鎮在內,所有的詳細氣象資料,從氣象資料上看,受乾旱季的影響,整個懷山市地區當天晚上的雲層都非常稀薄,遠沒有到下雨的程度,這一點,和省氣象台當時的天氣預報是一致的……我們已經聯繫了舉報人,根據他描述的情況和提供的照片來看,初步確定,舉報情況基本屬實,在這個農場當天晚上應該是真的下過雨,所以,楊局長,接下來實地核查的事就得麻煩你們幫忙了,畢竟這裡是你們的底盤。」 右邊領頭的懷山市警察局副局長楊謙,是一個從刑偵大隊長位置升上來的副局長,至今還分管著刑偵這一塊。從剛剛展示的資料來看,他基本認同省里同仁的結論,便笑著道:「好說,我們已經接到了協查通知,配合你們工作義不容辭,而且局裡非常重視,蔣主任,我這個副局長會親自陪你們去一趟。」 從省里來的蔣欽連忙道:「楊局長你這個老刑偵願意跟我們一起去調查,那這次任務肯定能完成的非常漂亮。」 互相客套幾句,又說回正題。 楊謙讓下屬把一份資料分發給對方,介紹道:「你們的協查通報發來后,我就讓人準備了目標農場的詳細資料,你們邊看,我邊介紹……這個農場的主人,蘇輕,現年二十四歲,從作陰小世界移民來的新移民……此人參與過上次的大核查,所有資料都是真實的,應該沒有問題,可以排除此人的嫌疑……」 「等一下,楊局長,為什麼容易就排除此人的嫌疑?」左邊坐在末尾的一個年輕男警察突然插嘴道。 一世繁华 被人打斷的感覺很不好,不過楊謙倒也不生氣,正準備解釋一句,蔣欽已經率先教育起自己的手下:「你不會動腦子嗎?剛剛楊局長還介紹過,這個蘇輕二十四歲,並且已經證實他的資料完全屬實,難道你認為一個二十四歲的年輕人會是海靈號事件的當事人?」 蔣欽似乎覺得屬下太笨給自己丟臉了,所以語氣非常嚴厲。 插話的年輕人張了張嘴,想反駁,但害怕又被教訓,最終還是沒再開口。 […]

那靈寶,看上去光影模糊,似乎是難以捕捉到它的本體一般,十分的奇怪。

說話之間,元始道人催動「萬盞神燈」。 那靈寶忽而之間,化作了一盞盞的神燈,出現在了他的四周。 龐大的防禦力,雖然比不上地書,但是也絕對不俗。 【好傢夥!】 【元始道人,也是下了血本了。】 【沒有想到,他居然連三寶玉如意都拿了出來。】 珞萌 【至於這個什麼『萬盞神燈』就是一個添頭而已。】 李默有些驚訝。 妖族之人,頓時眉開眼笑。 鎮元子這個托,做的不錯。 「諸位,這一道鴻蒙紫氣,我元始道人拿定了,還希望諸位,不要與我搶奪。」 「到時候,我元始道人當記你們一個恩情!」 元始道人拱手,看向四周的人群。 不過,卻不料,他的身邊,白髮長髯的太清老子,呵呵一笑道:「二弟,不好意思了,這鴻蒙紫氣,為兄也想要拿下來。」 他伸手之間,拿出一個紫金葫蘆,將葫蘆之中的東西,倒了出來。 一枚枚的金色丹藥,散發出光亮來,丹香四溢,傳遍四周。 「此乃是九轉金丹,吾花費了三千年的歲月,收羅了書中珍貴的洪荒靈根,才得以煉製而出。」 「此丹藥,一共十二枚,服下一枚,即可讓一名普通修為的生靈,達到金仙修為。」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一驚。 誰也沒有想到,老子居然如此的大方。 雖然金仙,對於各方勢力來說,都算是低端戰鬥力了。 但是,誰不知道,即便是達到金仙果位,一般的生靈,也需要無盡歲月的修鍊。 立地金仙,恐怖如斯。 造就十二尊金仙,也非常的不錯。 「這太乙拂塵,也是先天極品靈寶,攻擊力雖然比起三寶玉如意有所不如。」 「但是,妙在千變萬化。」 「這…….太乙拂塵加上十二枚九轉金丹!老子出手這麼大方!」 「恐怖啊!若是只有太乙拂塵的話,必然是比不上元始道人的,但是還有十二枚九轉金丹啊!」 「不愧是三清老大,這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實際上卻有著這麼身後的底蘊!」 【太乙拂塵!十二枚九轉金丹!】 【也都不錯。】 【要知道,以後的猴子,進了老子的煉丹爐之後。】 【吃了二十五枚九轉金丹,造就了金剛不壞之身。】 【不過,那個時候的金丹,倒是比不上現如今這金丹。】 【不過還是有點摳了,你們直接多出幾件先天極品靈寶,不就好了嗎?】 李默吐槽。 他們幾個,身上的先天極品靈寶,可不止這麼點。 就比如,當初在不周山之上,從先天葫蘆藤之上得到的葫蘆,就是先天極品靈寶。 「大哥,你這是何意?非要與我爭搶不成?」 元始道人沒有想到,其他人沒有出聲,倒是被自己這老大哥,陰了一把。 「元始,你這三寶玉如意,還是還是好生收走,之後斬下第三屍用吧,到時候,你就知道,大哥是為你好了。」 太清老子笑眯眯的看向元始道人,揮手之間,將他面前的靈寶,送了回去。 元始道人氣的面色通紅,差一點當場爆發。 准提、接引,縮在了角落之中,面面相覷。 「准提,你那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出來的?」接引道人傳音準提道。 准提一愣,知道這師兄,將注意打到了自己身上,便腦子轉的極快道:「我只有一件先天下品靈寶和一株後天上品靈根,別的就沒了。」 接引撇了撇嘴,一臉不信。 這個老摳貨,居然不說實話。 便也說道:「我也跟你差不多,看來,鴻蒙紫氣與我們無緣了。」 二者知道,他們實在是囊中羞澀,若是一個人實在拿不出比起老子和元始還要貴重的東西。 若是兩個人的話,怕是還可以爭搶一番。 冥河道人瞥了一眼自己的血海精華。 他決定等一等,現在叫價,會將價格,叫的很高。 還有兩道鴻蒙紫氣,先不急。 […]

在把童童抓到自己身邊之前,他還特意去雲城的醫院裡,調查了余卿卿懷孕生子期間的所有治療單子,他知道童童是自己的孩子!

曾經他恨她逼著自己離婚,但是,卻從來沒有後悔過! 他不能讓他的女人,在監獄里,或者是在警察的嚴密監控下,來孕育自己的骨肉。 傅君年望著不遠處的球場,眯了眯眼,喃喃道:「不過,我等了你很長時間……」 聲音很輕,余卿卿有些沒聽懂,不由得追問了一句:「什麼?」 傅君年只是搖頭笑笑:「沒什麼的!」 四年前,他入獄之後,就一直在等著她,等著她來看望自己。 他總覺得,卿卿不是那麼狠心的人,他替她在這裡服刑改造,即便已經離了婚,可他們還是畢竟相識一場,他又沒有別的親人,她總該來看望一下自己,幫自己送送東西什麼的。 她不是那麼心狠的人,就連從未善待過她的蘇夫人,她也照樣給養老送終了! 所以,每當獄警說有女人來探監的時候,他都很高興的出去見。 但是每一次,結果都讓他無比失望。 每次,他興高采烈的出去,見到的始終都是沈薇安,而不是他朝思暮想的余卿卿! 他等了她整整四年,也失望了整整四年。 後來,他才開始明白:當年他帶給余卿卿的所有傷害,已經全部被老天爺給回饋到自己身上。 她坐牢的時候,他也一樣沒有去看過她,甚至還吩咐監獄里的人,好好『關照』她! 互相深深傷害過的人,是很難再去相愛的。 但是,傅君年卻依然想試試! 另一邊,高爾夫球已經打到了尾聲。 華森戀戰,許久之後,才扔掉了球杆,轉身去更衣室換衣服。 不料,才走到門口,就看到余卿卿在那裡等著他,神色嚴肅的道:「剛剛的那一球,你是故意的吧?」 「不錯嘛,連這個都看得出來!」 華森對此倒是直言不諱,甚至有些理直氣壯的調侃:「不愧是傅君年的女人!」 。 「真是漂亮!」對面開槍的年輕人驚嘆道,但槍口沒有放下,轉而對向李鑫岩。李鑫岩看不出這人要做什麼,頓時警覺起來。一個能夠四槍連中四個移動目標的傢伙如果盯上了自己,那是一定要小心的。他停下來,眼睛看著年輕人,如果他有什麼舉動,自己或許還有時間躲開。但年輕人盯著李鑫岩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嘟囔道:「嗯,行動組的?不好惹,算了。」隨即垂下雙槍,轉向死者所在的位置。 李鑫岩雖然穿的不是在行動組的衣服,衣服上面沒有徽章,但衣服的樣式是特工類的,比較容易跟普通士兵區別出來,然而穿這種衣服的不止行動組的,軍部的保鏢、還有律法部的一些傢伙們穿的都是這種衣服。這傢伙不知道通過什麼判斷出來李鑫岩的真實身份,竟然一語中的。李鑫岩更小心起來。 年輕人卻似乎對李鑫岩絲毫不在意,走到死去的刺殺目標跟前,看了一眼已經呆坐地上,花容已亂成鬼臉的女人,冷聲笑道:「女人是這個世界珍貴的玩物,所以,你應該尖叫著走開,而不是在這裡為一個蠢貨而哭泣。不過,你這麼哭……看來你跟他關係不錯呀!」抬起槍口,年輕人對著女人的額頭就是一槍。 「你做什麼?」李鑫岩喝止時自然來不及,那女人的腦殼如同氣球,半個立刻消失了,空中飛起一片渣子,地面上一片扇形區域內濺出的**撒在死去男人的鮮血上,既恐怖又有些噁心。李鑫岩眉頭豎起,便要發作,而年輕人輕鬆轉過頭,吹著槍口,對李鑫岩嘿嘿一笑,得意道:「除惡務盡,難道特別行動組的規程裡面竟然沒有這一條啊?」 「她是個女人!已經沒有什麼危害了,你!怎麼連她也殺?」李鑫岩怒道,行動組是執行秘密任務的,但是毫無理由的濫殺無辜那是被所有人唾棄的,行動組怎麼能夠跟這種濫殺無辜的人相比?「咋?想殺誰是你決定?」年輕人將雙槍插進腰后的槍套中,反問道,臉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李鑫岩不自覺雙手捏緊,攥成了拳頭。但是隨後捏了捏,終是放開了。 城市管理局的人很快就會到來,如果被他們圍住,事情就會有些麻煩。所況且李鑫岩自己身上還有遠比在這裡逞強、維持正義更為重要的事情,所以,這口怒火他拼了命還是壓了下來。李鑫岩沒有理他,呼了口氣,轉身離開這裡,繼續向著國地道深處走去。幾十米開外,前方百米開外依舊燈火輝煌、車水馬龍,跟這邊像是兩個世界。 年輕人蹲下身,在地面死去的那人身上一通亂摸,手中不知道碰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從男子的懷裡掏出來本薄薄的冊子,然後抓起他的手,將綠寶石的戒指摘了下來,又拽了女人脖子上的項鏈和耳朵上的耳墜,然後往懷裡一揣,急步向著李鑫岩消失的地方追了上去。 繞了兩道彎,李鑫岩換了一條路繼續向前。這條路上人少一些,兩邊櫥窗裡間或有站街的女子頻頻向著行人拋送媚眼,李鑫岩無奈地苦笑了笑,這才將心中的不快掃了個乾淨。 在地下城裡討生活,都不容易,相必剛才那個殺手也也有自己的經歷吧。自己的確是管不著他的事情的,地下城中的恩恩怨怨,尤其是幾句話能說清的? 「呀?我說怎麼找不見你呢,怎麼拐到這裡來了?怎麼,來找老相好?是誰?在哪?說出來,看看我認不認識,如果認識的話,今天晚上的嫖資,我全包了!」耳邊突然響起剛才那個可惡的聲音。李鑫岩停下腳步,扭頭厭惡地看了他一眼,那年輕人卻很是認真,臉上帶著些引誘他的得意之色,毫不畏懼地反瞅著李鑫岩。 李鑫岩腳下啟動,繼續向前走。這樣的人,不在他的世界之中。 那小子卻像黏上了李鑫岩,急蹦兩步,轉身倒著一邊走,一邊在口袋中掏著什麼,口中道:「嗨!哥,別急著走么!你剛才那幾招帥得很!說實話,跟我的身手倒是有一拼,剛才那女人其實我也是心疼的,但是你要知道,干我們這行的,基本不能給自己留下隱患么!雖然後面也有人收拾殘局,但是我們自己不能把我們自己面前的隱患清除乾淨,那就是給自己留下禍根,要知道,女人是能生孩子的,說不定那傢伙哪天蹦出個兒子來,這不是造孽么,將來還要多殺一個!」 李鑫岩很不耐煩,冷冷道:「滾!」腳下前進的步子一刻都沒有停下來。 年輕人微微一愣,不怒,反而臉上露出來笑容,一邊繼續跟上李鑫岩的步子節奏,一邊加快了從口袋裡掏東西的節奏。說也奇怪,他一個小小的口袋不知道裡面藏了多少東西,他掏了這麼長的時間也沒見掏出個什麼所以然出來,他這一加快掏東西的節奏,東西便一下子就掏了出來。掏出來東西,他看了看,臉上一樂,將東西遞到李鑫岩的胸前。那是一塊頂級的祖母綠的項鏈墜子。 「嗨,哥,說實話,你剛才也幫了我,這是一點辛苦費,就當做我們第一次合作的見面禮吧,這世界,沒什麼太多的道理,其實最實用的一條,就一句話:有仇就報,有錢就賺,有恩就還。你也算是幫了我一次,這是你的,也權做個見面禮吧!」 李鑫岩既不看他手裡的東西,也不搭話,依舊步子如常,向著前方按照既定的步子前進著。 「拿著吧!」小子以為李鑫岩是故作矜持,一把將寶石墜子塞到了李鑫岩的手中。 李鑫岩停下腳步,隨手一甩,那寶石徑直飛向旁邊的一張櫥窗,鑲嵌在了櫥窗上的玻璃中央。李鑫岩的手勁本來就不小,從虛擬世界出來,有了些上乘武功底子,手勁竟又提升了。 櫥窗里的站街女子一愣,待看到綠瑩瑩的寶石,立刻尖叫著在裡面恨不能立馬衝出來投入李鑫岩的懷抱,只是有玻璃擋著,一切都是徒勞。 李鑫岩藐視了年輕人一眼,繼續向前走。而年輕人呆立當地,愣愣地看著李鑫岩走遠,自言自語道:「行動組的人……難道都是這樣的……怪物?」 走出這條充滿誘惑的街,李鑫岩估計了一下剩下的路,大約只有二十分鐘的路程。路邊的凹洞中有老人在賣豆腐腦,李鑫岩想起來早飯還沒有吃,頓時覺得肚子有些飢餓,便坐下來點了豆腐腦和餅子。 老人的早點還沒上來,眼前一閃,一個身著軍裝的年前人一屁股坐在了李鑫岩對面的椅子上。隔著桌子看過去,不是別人,依舊是那陰魂不散的年輕殺手。「嘿,哥,又見面了!」年輕人不知什麼手段,短短十幾分鐘時間不僅找到了李鑫岩,還換了裝束。原本一頭染成晃黑的頭髮不見了,寸許長的短髮很是精神,而一身不知從哪裡弄出來的軍轉,竟然跟李鑫岩身上的樣式基本相同。李鑫岩細細辨認了一下,看那材料,竟然也是高級的上等貨,並不是外面隨隨便便哄人的假軍裝。 李鑫岩皺了皺眉頭,不知該說什麼好。面對這樣一個殺手,如果被他纏上,那可不太妙。但是這傢伙看起來一時半會並不像是要消失的模樣,自己還有重要的事要去找龍翼,讓他知道自己的事情,豈不是要糟? 老人沒什麼生意,來個人很是高興,很快給李鑫岩上了他點的豆腐腦和餅子。李鑫岩埋頭開始吃喝,心裡卻在想怎麼擺脫掉這個麻煩的傢伙。 「哥!我想好了,你是怪物,我也就是個怪物,我要向你學習,爭取早日成為一個身手敏捷的怪物!」 李鑫岩一口氣沒憋住,頓時被嗆了個人仰馬翻。 。 「不是很正常啊。」程峰夫婦有些不解了,這不是很常見的一種選擇么。 不管種下城市,還是放棄種下城市,在他們眼裡都屬於比較正常的行為,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洛小雅幾人會感覺是一件奇怪的事般。 「你兒子放棄了成為城主呢,他如果熬出頭,可以來接你們,你們以後也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吧。」 洛小雅說道:「這麼好的機會,就這麼放棄了,好像只有二十四小時時間的,過期不候的吧。」 「總比獨自一人,孤零零的死在廢土裡面好吧。」 […]

看來古玩聯盟處心積慮,在這個宅院上下的功夫不少。

阿清一夥,又是要從百里雲英手裏買宅子,又是派人嚇阻進宅的人,可見,他們一定是知道了一些極大的秘密。 張凡把老頭送交當地警察局處理。 第二天,警察局那邊又傳來消息,有群眾根據網上阿清的照片,舉報說,曾經在省城一次拍賣會上見過此人,此人當時以重金拍下了兩件宋瓷器。 這個線索,絕對是重磅的! 因為參加競拍的人,都要進行身份認證,手機、銀行卡號等一應信息,都在拍賣行里有留存。 張凡留臘月在警察局裏跟蹤進展,自己和沈茹冰又回到了百里老宅。 「一定有什麼秘密在這裏!」 張凡肯定地說道。 「你既然認定了,你就認真找,反正我不跟你鑽那些破屋子!多少年沒人住,到處都是細菌,小心傳染!」 沈茹冰淡淡說着,徑直走到花園裏,看那些野花。 張凡哼了一聲,「你不出力,找到東西的話歸我一個人。」 「歸你一個人是什麼話?你要是找到的話,分你25%。」 「又是素望堂的股份比例!」張凡「沮喪」地笑道,「看來跟你合作,我只有拿1/4股份的命了!」 沈茹冰一笑。 張凡說完又開始繼續尋找。 又是弄了一上午,一點收穫也沒有。 張凡餓了,走到湖邊,拿出麵包和礦泉水來。 「怎麼樣?」沈茹冰坐在他身邊笑問。 她一身香氣,不斷襲進張凡鼻孔里來。 張凡用力嗅了嗅,「沈博士,你長得這麼好,為什麼不嫁人?」 沈茹冰狠狠瞪了他一眼,斥道:「長得好就要嫁人?我可不這麼看。我認為女人長得越好,越不要嫁人,叫你們男人乾瞪眼。」 張凡一邊嚼麵包,一邊斜瞟向沈茹冰的領口,輕輕嘆道: 「挺好一朵花,就這麼乾等著秋天了?」 「你的意思是,你們男人能帶來春天?」沈茹冰冷笑起來,「我看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我姥爺、我表哥,還有你。」 「你姥爺我不敢恭維,不過你表哥趙朴通最近在我的診所里乾的還算不錯,大概是吸取了你姥爺的教訓,也不像以前那麼虛頭巴腦的。」 「你還真別小看了他!」 「怎麼說?具體點?他是我手下員工,我想知道他更多一點。」 「你給我什麼好處,就想讓我出賣我表哥?」 「我親你一下吧,給你解解渴?」張凡嘻笑道,伸出小妙手,揪了一下她的頭髮。 這一下,可是惹了麻煩。 沈茹冰一下子跳了起來,嘴裏罵着,撿起地上一段枯樹榦,向張凡打來。 張凡也知道自己剛才說話過了頭,心裏明白,要是不讓沈茹冰打兩下,她會跟你沒完沒了,便故意不躲閃,任憑沈茹冰的樹榦打過來。 沈茹冰本來以為張凡會躲閃,以張凡的功夫,她根本打不到他身上,沒想到張凡不躲不閃,沈茹冰手裏的樹榦,一下子打在張凡的肩膀上。 重重的一擊。 張凡感覺肩膀上一陣鑽心的疼痛,連整條胳膊都跟着麻木起來,嘴裏吸着涼氣,「你要謀害我呀,是不是有點太早了?東西還沒找到呢?」 沈茹冰一時呆了,想給張凡道歉,又說不出口,想要看看他的肩膀,又不好意思,站在那裏,一時間呆若木雞。 張凡坐在草地上,從他這個角度看沈茹冰,格外有一種迷人的感覺,一邊用小妙手揉着肩膀,一邊苦笑着說道: 「還沒嫁給我呢,就下這麼重的手,要是哪一天真的成了我老婆,還不天天讓我跪搓板啊。」 沈茹冰見張凡沒事兒,放下心來,罵道: 「吃着碗裏看着鍋里,我可不想像莎莎一樣當個活寡婦!」 這一句話重重地刺激了張凡。 張凡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眨着眼睛,忽然感覺到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混蛋,頓時全身無力,一下子倒在草地上,看着天空。 沈茹冰見張凡受到了刺激,恐怕傷了張凡的心,輕輕地走到他身邊,從手提包里拿出一顆口香糖,用貝齒撕開口香糖的包裝,遞到了張凡的嘴邊,嗔道: 「來,張開嘴!」 張凡搖了搖頭笑道,「我從來不喜歡吃口香糖,你要是想安慰我這顆玻璃心的話,不如讓我吻一下。」 張凡是想用這種辦法來掩蓋自己心中受到的刺激。 沈茹冰手一揮,把口香糖扔向了湖面。 張凡大吃一驚,後悔不迭:沈茹冰這麼講衛生的人,故意用嘴撕開口香糖,明擺着是一種暗示兩人可以接吻嘛! 不料,張凡這一個玩笑開大了,把沈茹冰給惹毛了! 說時遲,那時快! 張凡如電一般,騰身而起,身子向湖邊飛去! 香糖在空中飛,張凡在後邊追! 口香糖已然飛到水面上空。 張凡想收腳,已經來不及了! 一狠心,也不顧那麼多了,在美人面前表現表現,即使落水又有何妨? […]